文章爱情文章

忘不掉的伤

2014-08-02 本文已影响 7.43K人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爱,在见到的第一次,就注定要羁绊一生,就注定像树一样,生长在心里,生生世世。 ~题记

(一)

天灰蒙蒙,风也微凉。少宇独自行走在季节的边缘,不知等待的是下一场遇见还是另一个转弯?时间沉默了,少宇也沉默着。就这样挥别了那个八月,挥别了那个烈日炎炎的夏季。风掠过身边,飘落了黄叶一片一片。原来秋的脚步近了,近得似乎触摸得到……

(二)

秋风萧瑟中,少宇背着沉重的行囊,来到了学校,那个让他窒息的地方。高二开学没有几天,文理便要分科了。那几天一直下着雨,上一场雨的来临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世纪之前的事情,这场雨也似乎长达一个世纪,那样的缠绵,夹杂着昔日同学间的碎碎念,丝丝伤感。少宇回想起那时恋恋不舍的场景,一次次地浮现在脑海中,让人不堪回首。分班的那天早上,少宇用手机录下了他们班“最后的合唱”,从那以后他不知多少次重温那旧日的情景,眼泪不觉中下流……

(三)

无尽的伤悲中还是迎来了新的面孔。少宇甚为无奈的被分到了原老班的班,一个让他讨厌至极的老封建。新班里虽有些似曾相识的面孔,但少宇嘴角依旧挂着那不忍分别的淡淡的忧伤。 同样在那一天,少宇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比自己稍矮些的可爱女生,渐渐的对她有种淡淡的好感,不知道算不算喜欢。他只知道自己会留意她的举动,喜欢看她灿烂的微笑。

第二天少宇开始竞选班长,因为少宇不想碌碌无为,同时也是为了原来班级那群哥们的约定,一定要谋得一官半职,把实验班系列维持在他们的掌控之下。高一时少宇一直是一个沉默安稳内向的好学生,少宇的举动出乎老班的意料,让他任了副班长兼生活委员兼组长,大有谋杀他的嫌疑。

夜依旧那么静,月仍带悲凉,影子依旧的寂寞,只是心慢慢的回温。慢慢少宇开始接近那个女生,知道了她叫木槿,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岁月匆匆半旬已然过去,学校决定举办秋季运行会。

(四)

运动会上,热情高涨,精彩激扬。少宇两个项目均未得奖,心中很是不爽,毕竟文科班有些阴盛阳衰。少宇不再想那些,拿出手机在看台上发着无聊的信息。他见到木槿就在旁边,和他漫无目的的谈着。

“你恋爱过吗?”少宇说。

“没有啊,你呢?”木槿漫不经心地答道。

“我也没有…你怎么看呢?”

“没什么看法,不恋爱吧,最后又不会在一起。”

“也不一定吧,有些很好啊。”木槿诡异地笑着,但没有回答。

其实少宇后来也知道木槿初中时有谈过恋爱,但他始终没有说破。他们又继续谈了很久。少宇知道了她爱看《最小说》之类的书,崇拜小四,喜欢韶涵的歌。也正从这开始,少宇每月都会买《最小说》,其实以前偶尔也会看,以后便一直买。同时少宇也开始关注小四和张韶涵,在手机和MP5里下了很多他们的书与歌。木槿看了会心的笑着,看到她笑的样子,少宇心中也有了莫名的幸福感。买了新一期的《最小说》《萌芽》之类的书,少宇都会突然想起她,然后心慌的看着她的位置,接着把书先借给她。

(五)

夜晚,一屡清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了窗台上,宛若镀了银。少宇不由自主地走了出去,望着天空,远处有几颗闪烁的星星,更给这月夜增添了几分诗意。整个世仿佛沉浸在银色的光海中,月光洒满了少宇的衣服,温暖着他的心。

渐渐的,天冷了,进入了冰冻的冬季。天空刚下了一场雪,看路上行人匆匆,少宇心想着此时木槿在哪里。无心的慢走着,少宇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他知道那就是木槿,毛衣外面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羽绒服,像美丽的天使一般,戴着粉色手套的手中提着那不轻不重的暖瓶,看着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少宇心中有的只是无尽的担忧与爱怜。不知有多少次这样的场景发生,少宇总是有缘碰到木槿,就这样在后面注视着她的背影,害羞的不敢上前搭讪。 回班后少宇递给了木槿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天越来越冷了,注意身体,不要感冒哦,有人会担心你的。”木槿回道“我哪有那么娇情啊”少宇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他没有发现纸条背后画的笑脸。

就在当天,少宇给木槿买了暖手袋,害怕她把手冻伤。不巧木槿成了少宇的前桌,两人依旧不常常说话。木槿成绩在少宇之下,少宇总是乐意为她解题,还不时开着玩笑。时光荏苒,又到了假期。

假期归来,少宇在教室没有见到木槿,心中的思念越发的沉重。就如辛弃疾的词“少年不识愁滋,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少宇咽喉堵得难受,想说什么却说不出,也许思念只有放在心里才是新鲜的,拿出来是要变质的。最终少宇还是忍不住问了她同桌几次,她同桌似乎有些厌烦,便说:“你望穿秋水吗?”少宇嗯了一声,当然他知道那其中的含义,那是思妇的成语。木槿终于来了,少宇见到她出乎意料的高兴。她同桌告诉了她望穿秋水这件事,木槿不好意思的脸上露出了红晕。少宇对木槿的好感越来越强,会去留意她,喜欢看到她灿烂的笑容,喜欢在QQ上和她漫无边际的聊天。两人之间的缘分是如此之深又是如此之浅,只是木槿不知少宇会看她空间里的文章,会感动,会忧伤,会温暖,会哭得一塌糊涂。

(六)

分开后的少宇与木槿依旧在班内有着联系,那就是他们的移动电话~小纸条。少宇很早就知道了木槿QQ生日和电话,但她似乎不知道少宇的生日。

圣诞节到了,少宇意外地收到了木槿的礼物,那是一杯奶茶里面还有很她叠的小星星,她说那是她花了好几个晚上才叠出来的,也是第一次送男生礼物,还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少宇感动了好久,不觉地落下了眼泪,少宇依然是一个很感性的男生。那之后少宇对木槿更加的关心,天天地关注着她,包括她的生活和学习,会为她的成绩不好而担忧。她的生日要到年假,少宇提前给了她生日礼物,没有生日蛋糕,有的只是她喜欢的书和考虑了好久才想出的话语

不知道这些都意味着什么?无论是谁问少宇,他都不想说出自己的答案,他不愿意承认,他只把她当妹妹照顾,在别人面前,甚至在她面前。可他又想知道她自己的真正答案,给自己答复。于是他开始恨自己,恨自己,又恨她……

少宇觉得自己或许不该这样,不知道自己一定要去做什么,他连她是否爱自己都不知道,少宇告诉自己,她并没有给自己什么,不要陷进去,可自己却又如此专注的爱着她… 少宇讨厌自己这么娇情,讨厌自己喜欢风的感觉,讨厌自己时不时的忧郁……少宇也讨厌她,却希望她爱自己……

时光如梭,一月匆匆而过,临近期末考试,复习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少宇生日了,木槿送给他一个日记本,她说自己是一个很现实的人,不会送些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晚上木槿走上讲台为少宇进行了一次英语的演讲,虽然结果让少宇尴尬,但少宇心中更多的还是感动。

(七)

期末考试结束了,少宇感冒并且发着高烧,当晚就被爸爸接回了家中,还没有和木槿说再见,心中不停地惦念着她。感冒已好,心病却越来越深……

寒假里,少宇每天都挂着QQ,盼望,盼望着木槿上线,发了无数的信息却终究无人回应。心中苦涩地想哭,但害怕思念被泪水夺走,想深呼吸,却不知这口气有多长,终于他闭上了眼睛,欲说还休。

木槿生日了,少宇给她家里打了电话,却无人接,心中不免失落。离别的时间越来越长,心中的思念愈加的强烈。过年期间,少宇给木槿打过几次电话,有时是她爸或别的亲人接到再给木槿,似乎他们也都习以为常。少宇知道是她哥哥给她过的生日,还有一些假期里的人与事。

一次通话,少宇对木槿说:“我喜欢你。”木槿说:“那又怎么样啊,我看得出来啊?”少宇无奈的说:“难道你不明白吗?……我们可以交往吗?”木槿沉默了许久也没有说话。少宇知道木槿善于保护自己,他不怪她。少宇心想:我喜欢她,所以这么在乎她,如果她明白,如果她不明白,她应该明白,只是装不明白,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寒假里,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少宇想着木槿,想着她的微笑,让自己的世界明了又暗…

(八)

寒假结束了,少宇很早来到了学校,木槿不久也到了,她依旧像往常那样对着少宇微笑 .少宇很沉迷止步于这样的关系,一直觉得仿佛这样就足够了,原来他曾经这样想,并且固执地认为这样就足够了,足够令彼此在日后惦念… …

后来,少宇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木槿。发现这一点彼此之间就不能再平等,因为少宇似乎想要更多,却不得不掩饰着,给自己各种理由。

然而他们的关系就一直静止在这种好到不能再好的地步,然而非常纯洁的地步,但少宇认为这不仅仅是好朋友,不知道要怎么定义,常常见面,常常聊天,常常待在一起,但就是没有下文。少宇的隐忍以及害怕失去的感觉让他一忍再忍… 但他的耐心以及焦虑在日复一日的想念里终于熬不住爆发。少宇大概是懵了,没有给太多的理由,也没有说以后怎么样。

木槿说不要再……少宇的心伤了,伤的支离破碎,那一刻,心里阵阵地疼,因为爱过。 少宇不停地问自己:是不是应该让她更自由更自由?喜欢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为什么我要这样在乎?那为什么喜欢却不能在一起?

(九)

少宇的心伤了,伤的支离破碎,那一刻,心里阵阵地疼,因为爱过。 少宇不停地问自己:是不是应该让她更自由更自由?喜欢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为什么我要这样在乎?那为什么喜欢却不能在一起?

(十)

含着泪,一读再读,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日日见着木槿的身影,看着她的笑颜,少宇心中说不出的忧伤。

渐远去,木槿身影被拖得好长好长,就像少宇的沧桑,不能停驻的流浪,风中飞舞的长发勾起了少宇丝丝的心伤。午夜的歌声里伴随着杨柳的抚动,踉踉跄跄的脚步里,蓦然回首,少宇看到彷徨中的彼此嘴角挂着丝丝忧伤。

是不是长大就注定要失去什么?是不是曾经的美好,最后只能化作一缕轻烟随风而去?少宇想着:有些事情是可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纪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我爱你,木槿,这是我的劫难,我的伤。

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值得握紧的璀璨年华,而中间飞快流逝的是年年岁岁淡淡的忧伤。尼采说:“人类没有了痛苦就只剩下卑微的幸福。”少宇又一次站在没有朋友的大地上眺望着被城市吞没的地平线。

少宇记得木槿说,快乐里不能有一丝忧郁,否则久了解,快乐会变成忧郁;信任里不能有一丝怀疑,否则久了,信任就会变成怀疑;依恋里不过能有一丝距离,否则久了,依恋就会变成距离。少宇笑着摇头,从不言语,笑木槿的天真,笑木槿的孩子气,可今天少宇在雨中伫立,真的好想告诉木槿:他已经相信一切,因为他发现,雨里有一滴泪,久了,真的成了漫天的泪雨。

(十一)

在那漫天的泪雨中,少宇独自走着,带着那忘不掉的伤……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