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爱情密码

2019-09-02 本文已影响 3W人  短文学用户9386

题记:恋人之间,往往有着只属于两个人的“爱情密码”:或是一句话,或是一个小动作,或仅仅就是一个眼神------

这世界上许多恋人都有着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联络暗语”,或是一个古怪的小动作,或是一个在外人听来莫名其妙的一句俚语,或仅仅是一个独特的眼神------

兰子奶奶名叫朱兰兰,年轻时长得如花似玉,是方圆百里一朵花,村里人都叫她兰子。都说兰子的心气高,十六岁就有人提亲,到十九岁,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她一个都不动心。但兰子奶奶的青春不是空白,山野里的林子和清清的河水记得,兰子当年的恋情有多么的热烈。一生未嫁的兰子奶奶就一直活在那四十多年前的美好回忆里,那回忆中的最精彩部分便是属于她与他的爱情密码。

那年,村里来了一位上海下放知青王海涛,据说出生在一个资本家的家庭,人长得白白净净,文质彬彬,浓眉大眼中又透出几分英武,十八岁的兰子第一眼看到他,心里就像揣了个小兔子一样怦怦地跳。可能是天意,老队长将王海涛安排住在兰子家,并在她家搭伙,和兰子全家一个锅里搅稀稠。小伙子劳动之余喜欢读书,而作为回乡知青的兰子也是个“书虫”,两人就有了说不完的话。晚上,山村的煤油灯下,两个年轻人如饥似渴地读着海涛从上海偷偷带来的各种各样的书,一边看,一边讨论,两颗年轻的心不知不觉地靠拢了。

第二年春天采茶时,两人开始“抬棵”了——“抬棵”是山里人的一种恋爱风俗:年轻男女情投意合时,会围着同一棵大茶树从不同方向相向采茶,两人越采越近,一边采茶,一边情话绵绵,最后会在茶棵的某一点上汇合。此时,其他人会知趣地离开。茶树下,“抬棵”中,多少鸳鸯飞草丛。那天,雨过天晴,天上挂着彩虹,当把一棵几人合抱的大茶树“抬”完时,海涛和兰子已经挨得很近,都能听得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兰子姑娘红着脸,向正在喝水的海涛要水喝,并用当地土话说道“一口水,一份情,试试哥的心”。这正是当地女孩表白心意的隐语。海涛虽然还不太听的懂当地土语,但姑娘心中的密码内容他猜也猜到了。天高地厚,激情荡漾。两人顺势滚倒在茶棵旁的草丛中,惊飞了成对的斑鸠。

“文革”结束,高考恢复,王海涛考上了上海一所名校。离村那天正好是夏至,泪眼婆娑的兰子拖着沉重的步子把海涛送到十八湾。海涛从怀里掏出一个温润精致的玉佩,玉佩上还雕刻着龙,那龙栩栩如生,像活的一样。玉佩是海涛的爸爸妈妈在不堪“红卫兵”的批斗、凌辱,双双投黄浦江自尽前留给他的。据家谱记载,王家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后人,这玉佩是一对,还有一块挂在了双胞胎哥哥的脖子上了。海涛把玉佩放在兰子手中,让她一定等他。

遗憾的是,海涛一走,再也没有回来。年轻时,兰子拒绝了许多后生的追求和族人的说合,一直痴情地等待。年年夏至这天,兰子都会到十八湾,站在岭头上朝进山的路上眺望,从早到晚,岁岁如此,直到头发渐白腰渐弯。人们说,十八湾岭头的那块大石头,都被兰子站成“望夫石”了。海涛没有一点消息,但兰子就是不嫁,年复一年地等待着自己的“抬棵人”,她相信海涛,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没曾想,四十多年后,海涛真的回来了。还是在当年分手的十八湾。已年迈眼花的兰子正在山上打猪草,一辆小车“吱——”地停了下来,问路的是一个西装革履、头发飘雪的老先生。男人刚要开口,兰子奶奶一声“海涛!”便晕了过去。消息传开,人们用当年朝鲜电影《卖花姑娘》中的一句台词来形容他们的团聚:“只要心诚,石头也会开花的!”。随后的几天,两位老人形影不离,比时下镇上的小情侣还要黏糊,好像要把四十年分离期间要讲的话在一天之内讲完。看着颤颤巍巍,相互搀扶,依然卿卿我我的两位老人,乡亲们只是传为佳话。

王海涛只是老了,其他一切没变。兰子记得他身上的胎记,脚后跟的隐痔,说话的神态-----伴着四十年日思夜想,失而复得的梦中情人,兰子奶奶脸上泛着多年不见的红晕,变着法子做他当年最爱吃的冷拌苦菜、蒿子粑粑,荞麦饼子,还有当年想吃却难得一见的米粉肉。可他好像一点也不喜欢吃。兰子奶奶并不在意,说他这辈子在大城市吃过太多好东西,不见怪。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兰子奶奶心里有些犯嘀咕了。老海涛一个劲地向她道歉,说自己出国了,在地球的另一边,所以没能回来,很对不起她。这次可是带了好多礼品和银行卡,那卡里有二十万元钱,是给兰子奶奶养老的。虽然都是好意,但在兰子听来,总觉得“礼数”的一面多了点,真情的一面少了点,海涛不是这样说话的呀。

更让兰子奶奶疑惑的事越来越多。回忆起过去的时候,许多细节老海涛总是含含糊糊,敷衍搪塞,都是兰子奶奶在说,老海涛在听,在附和,多少显得心不在焉,甚至一片茫然,一点都答不上来。在他们年轻时劳动、生活过的鹰嘴岩,茶树垴,甚至那棵一起“抬棵”的大茶树前,如不是奶奶不断提醒,他都没什么反应。难道他真是老糊涂了,或得了健忘症?再就是老海涛总是拐着弯把话题往玉佩上引。看到兰子一直珍藏着的玉佩,老海涛激动地一把抓过去,握在手中,生怕它飞掉一样。老海涛喃喃地说:“每年祭祖,就是少了你呀!”奶奶见状,轻轻地说:“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老海涛喜不自禁:“真的?你说的是真的?!”

兰子奶奶心里“咯噔”一下,像吃了苍蝇。老奶奶定了定神,她决定拿出最后的“试金石”——当年的“爱情密码”。

兰子奶奶眼睛盯着正在喝水的老海涛,还是像当年那样,向他要水喝,用当地土语一字一顿地说:“一口水,一份情,试试哥的心!”但见老海涛像没听见一样,一脸木然,毫无反应地问:“你,你说什么?”

“一口水,一份情,试试哥的心!”兰子奶奶又用带着方言的普通话重复一遍。

老海涛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是不解其意。

兰子奶奶先是阴了脸,继而黑了脸,然后高声叫来和她一起生活的侄子大头。老奶奶猛然一把抓回龙纹玉佩,又顺手抄起一把扫帚,打向老海涛:

“你不是海涛!快说,我的海涛在哪?!你个骗子,你还我海涛!”

在围拢而来的乡亲们面前,老“海涛”先是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假海涛,但在不依不饶的兰子奶奶逼问和看不过去的乡亲们的斥责下,不得不吞吞吐吐讲出了实情。

原来,他不是别人,就是王海涛的双胞胎哥哥王海浪。两人长得一模一样,连胎记和黑痔都长得一样,只有亲生父母才能分辨他们。父母跳江自杀前,把一对祖传的和田玉龙凤玉佩分别挂在了兄弟俩的脖子上,将海浪托付老佣人抚养,海涛则交给了姑妈。

海涛也是命苦,考上名牌大学后不久,在一次体检中查出癌症晚期,并很快倒下。临死前,老佣人带着海浪与海涛见了最后一面,却没有见到那块龙纹玉佩。海涛告诉哥哥,玉佩送给了自己此生最心爱的姑娘,大山深处的兰子,那是他的初恋。

这些年,古玩市场火爆。在一次鉴定会上,一位考古权威看了海浪胸前的“凤佩”,惊得嘴巴半天合不拢,专家告诉他,这正是大书法家王羲之收藏的那对和田玉绝品龙凤玉佩中的凤佩,这对和田玉佩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秦汉两朝的皇家收藏。如果龙凤玉佩齐全,定会是价值连城!

于是,后来才有了李代桃僵,海浪冒充海涛,企图骗走龙形玉佩的戏码,只不过这个骗局被兰子奶奶的“爱情密码”揭穿了。

老屋的堂前,兰子奶奶燃起香火,供上了王海涛当年留给她的照片,叩了三个响头,泣不成声地说:“海涛啊,海涛,兰子现在终于知道你在哪里了!你既然不能来,我就去陪你么!我们再也不要分开,还要一起‘抬棵’的!”

本来精神矍铄的兰子奶奶瞬间衰老了。十天后,兰子奶奶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请来族人,叫过侄儿,用颤抖的手捧出那块古老的和田龙纹玉佩。

“听说海涛送我的这块玉佩是个贵重的古物,你们就代表海涛和我,交给国家吧!”

兰子奶奶说完,便溘然长逝,脸上已无任何牵挂。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