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老农——重温校园

2020-07-25 本文已影响 2.49W人 

思山大学是国内著名的一所综合性大学。毕业后,赵雪莹第一次回到这个曾经让她和后山滋生青春梦想、度过了四年最美好、最幸福时光的母校,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地方。再次见到“思山大学”四个雄浑大字时,她心潮澎湃,激动难平。

赵雪莹走进校园正直中午放学时间,熙熙攘攘的大学生们匆匆穿梭在校园的林荫下,他们正在这里享受着幸福而美好的时光,她希望这些学弟学妹们能够珍惜。她漫无目的地在校园内走走看看,校园内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她走到经济贸易学院的教学大楼处,远远地站在对面,凝神观望了一小会转身离开了,她不想靠得太近,也不想呆的太久,因为她不想碰见熟人,包括自己的老师,还有好同学刘晓芳就在这栋神圣的大楼里。

赵雪莹把校园内每一处熟悉的地方都走了一遍,最后她去了静园。

静园是思山大学校园内最重要的风景。一大片柳树林,被一方长而不规则的水池从中间分割开,池中荷花很有“芙蓉如面”般诗意,池边柳丝倒垂,微风吹过时更有“柳如眉”的动人情境,树林间和池岸边有长椅散布在花林草丛中,是供学子们晨读的最好去处。学校官方给这一池清水命名为“未来湖”,寓意勤奋读书的学子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亦或是寓意他们今天的努力明天一定会在社会创造美好的未来。可学生们私下里把未来湖叫做“情人镜”,因为这里除了有晨读功能外,也是校园情侣们必去的理想场所。湖心还有一个袖珍小岛,有一座曲曲弯弯的小桥将小岛与湖岸相连,岛上杂生着灌木和野草花,唯一一棵高大挺拔的杨柳树已经足以荫避全岛,岛上临水建有一亭子,亭子上有本校教授、著名书法家书写的匾额:“荷沁亭”。夏日站到亭子上,满满的荷花香气沁人心脾,好让人陶醉啊。这么美的小岛,校园情侣们却鲜有光顾,因为岛上柳树和亭子都是单,不成双。学生们把湖心无名小岛叫绝情岛,管荷沁亭叫“泄泪亭”。因为每当有恋人分手,都会去岛上争吵一番,然后一方走了,留下的一方就会在亭子上泪流满面地嚎哭一场。当年她的同学张大海和刘晓芳,一对爱的死去活来的小冤家,毕业了各自都坚持要回自家所在城市,一南一北,相隔近两千公里,几番激烈争吵之后,最后痛斩情缘,刘晓芳在“泄泪亭”哭天怆地好不伤心。

未来湖确实就像是一面镜子,不仅见证了一批又一批莘莘学子们的茁壮成长,也照见了很多很多有情无情的“鸳鸯”们分分合合。

赵雪莹和蒋后山曾经也是这里的常客。他们有时双双沿着湖岸散步,有时相互依偎在长条椅上,他们看书,争论,讲笑话,打闹。在这儿她与后山无数次的拥抱、狂吻。

静园还是那么美,未来湖水还是那么清澈,湖心无名小岛上仍然是那么清静,此时赵雪莹也想到“泄泪亭”上去坐一会,也想在“泄泪亭”上哭一场,当然她哭与刘晓芳的哭是完全不同的,赵雪莹的哭是想问命运为什么如此不公,蒋后山为什么如此无情,为什么……。她只在荷沁亭上稍坐了一会,并没有哭,她已流不出眼泪。

她回到湖岸,在她和蒋后山常坐的一张长条椅上坐下,慢慢回想着她和蒋后山在这里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她在这里与蒋后山第一次单独相遇,也是在这里和沈天放第一次相识,在这里蒋后山拿着一根雪糕向她表白。毕业前,还是在这里,她和蒋后山一次一次的争论,后山一次次耐心地说服了自己放弃留校当老师的愿望,又一起选择了回河东村的决定。在这里,她的回忆太多太多……在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记得初来大学报到没多久就是国庆节长假,大多数同学都回家了,赵雪莹没回家,其实赵雪莹的家离思山大学并不远,就在与思山市相邻的凤凰市,相距也就两百公里左右,交通十分方便,可她就是不想回家。十一那天,没回家的同学也都纷纷出去上街购物的购物,旅游的旅游。赵雪莹哪儿也没去,她拿着一本《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正坐在校园内的景区“静园”里的长椅上看,不一会,只见蒋后山手里也拿着一本书朝这边走来,因为刚入学没多久,虽是同班,彼此还仅仅是面熟,赵雪莹便主动朝蒋后山打招呼,并示意他可以在自己的身边坐下,互相都问了声“你也没回家?”蒋后山犹豫了一下才在赵雪莹身边坐下,赵雪莹发现蒋后山手里拿的和自己一样,也是《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都是在校图书馆借的。俩人几乎同时问了声:“你也喜欢《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

坐下后俩人都把书放下,没有看书,闲聊了起来,互相了解了对方的一些基本情况。

“我不回家,是因为我现在是一名孤儿,家里已经没有人了。”蒋后山有点伤感地说。

“孤儿?”赵雪莹吃惊地问。

“是的。不过我也不能完全算是孤儿,只是不知道父母是谁,更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儿?”

“怎么回事?”

“我是一名弃婴,”蒋后山说,“是河东村一位姓蒋的爷爷收养了我,没等我高中毕业,蒋爷爷也去世了,后来还是村里给我交的学费,我上大学也是村里替我交的学费。”

“我长这么大了,都没机会喊一声‘爸爸’,也没能亲亲热热地叫一声‘妈妈’。”蒋后山有点忧伤或是遗憾。

蒋后山说完,赵雪莹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位帅气的男孩,为他的身世感到难过。想到自己,虽然有家,但却是一个她不想回的家。

“我和你也差不多,比你幸运的是我还有爸爸。”赵雪莹像是在安慰蒋后山,也像是在宽慰自己。

“我虽然有家,但是我不愿回家。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自己对妈妈几乎一点印象也没有,甚至连一张照片也没见过。爸爸给我娶了个后妈,这个后妈是个厉害的茬,爸爸在家只有听命令的份,后妈一有不顺心就会拿我出气。再后来,后妈又给我添了个小弟,后妈给取的名字叫‘赵乖宝’,意思是乖乖宝贝的意思,几乎所有的人都说太土气,后妈非要这么叫,只有叫‘赵乖宝’才能显得她的儿子是宝贝。后来我实在是叫不出口,就建议爸爸给他取名‘赵金宝’意思是最金贵的宝贝,告诉后妈把‘乖宝’留作小名,这样比单叫‘乖宝’更金贵了,爸爸把这意思跟后妈说了,后妈听了之后认为是双倍‘金贵’的意思就同意了。后妈本来对我就不太好,有了赵金宝之后我就更加不得意了,爸爸本来也有重男轻女思想,加上性格软弱,剩下我就只有拼命干活的份了,全家洗衣做饭的活我全包,不过也挺好,我做事爱琢磨,所以我还练就了一手好厨艺。我爸爸喜欢吃鱼,后妈不爱吃鱼,我就偏偏想着法做鱼,后来我做鱼成了绝活。除了干活之外,为了早点离开那个家,我就拼命学习,还好,我终于如愿以偿了。”

两个从不对他人说自己的身世和家庭的人,不知怎么就不约而同地在对方面前说起了自己的家事。俩人之间忽然有了种“同病想怜”的感觉,又互相安慰起对方,距离立时拉近了许多,话越说越投机,从兴趣爱好到未来打算等等,中午饭都忘了,俩人也同时约定从此不再对任何人说自己的家庭。

赵雪莹和蒋后山正聊着热闹,沈天放给蒋后山打来电话,他也没回家,想到大学来看看,蒋后山很高兴。

蒋后山和赵雪莹就在这里接着往下聊,一直到沈天放找到他俩。

蒋后山拉着沈天放来到赵雪莹面前,赵雪莹站起身主动伸出手要和沈天放握手,可是沈天放并没有伸出手,而是深深的一鞠躬:“嫂子好!”

其实赵雪莹和蒋后山也算是刚认识,只是同学,根本没有处对象,可是沈天放第一次刚见面一张嘴还是叫“嫂子”。叫得俩人都不好意思,赵雪莹心想这人这嘴也太猛了吧。

“别瞎喊,我和蒋后山只是同学。”赵雪莹有点不悦地说。

“这是我同村的沈天放,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哥们。”蒋后山似乎是解围,也是作正式介绍:“这是我同学赵雪莹,我俩也是在这遇上的,你别瞎叫‘嫂子’。”

沈天放又说:“看你们俩拿的书都是一样的,叫‘嫂子’还不是早晚的事吗?”

听了蒋后山的正式介绍,赵雪莹再次礼貌地伸出手要和沈天放握手,可沈天放还是没伸手,又是一鞠躬:“谢谢嫂子。”赵雪莹有点不高兴。

蒋后山见状赶紧对赵雪莹解释:“你别见怪,他从来不和女孩握手。”

“是吗?为什么?”赵雪莹立刻产生了好奇。

“他是要把所有的‘第一次’都留给他心爱的女孩呢!,包括第一次碰女人的手。”

“真的?这也太纯情了吧?”赵雪莹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悦,惊奇地对沈天放:“你真的能够坚持到底吗?”

“嫂子你放心,我肯定做到!”沈天放这个家伙不让他叫“嫂子”,纠正了好几回他就是不改。

“这么说你是有心中喜欢的女孩了?”赵雪莹问。

“是的,目前还仅仅是我喜欢她而已,不过不要紧,等我足够优秀时我会向她求婚的。”

“我真替那个女孩子高兴。”

“别光顾说话了,我们去吃饭吧。”蒋后山说。

赵雪莹、蒋后山和沈天放三人一块在校园内的一个小饭店要了四个最便宜的菜,一人一瓶啤酒,说说笑笑一晚上,算是非常愉快地欢度了国庆。那便是赵雪莹和沈天放的第一次相识,没想到,当初沈天放第一次见面时的一声“嫂子”一直叫到现在,从没改过,以后会不会改呢?

想着想着,赵雪莹靠在长椅上,仰着头,微闭双眼沉思,朦朦胧胧中想起了蒋后山向她求婚的那一幕:

那是大一结束刚放暑假,赵雪莹不打算回家。那天午饭后,赵雪莹依旧拿着本书,一个人来到静园,在未来湖畔的长椅上坐下,自己看书正入神,蒋后山突然出现在面前,单腿跪地,双手举着一根雪糕:“雪莹,我请你吃雪糕。”

赵雪莹一惊:“后山,你请我吃雪糕就吃雪糕,跪地下干什么?”

“雪莹,我现在买不起贵重的钻石戒指,我只能请你吃血糕。”

“你,这是什么意思?”

“嫂子你这还不明白,后山哥在向你求婚呢,这回你真的成我嫂子了。”沈天放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

“雪莹,请你接受我的雪糕!钻石戒指虽然贵重,但也可能会随时被丢弃,雪糕虽然不值钱,但一旦吃进嘴里是甜的,吃进肚子里就会融进到血液里,是永远都不会丢弃的。雪莹,我相信,我们今生是谁也不会丢弃对方的。”

赵雪莹当时不知是感动还是惊讶,愣住了。沈天放见此马上说到:“嫂子,赶快吃雪糕吧,快化了。”听了沈天放的话,赵雪莹才缓过神,眼中含着泪花,双手接过了雪糕。先自吃了一口,又递给蒋后山:“你也吃。”他俩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把一根雪糕融进了俩人的血液里,再也没有分开过,直到蒋后山出事。

其实沈天放昨晚就来到思山大学了,是要和蒋后山一起回家的,也是他帮蒋后山一起策划这次求婚的。沈天放告诉蒋后山:“嫂子绝对不是拜金主义者,她看重的肯定是人而不是什么贵重首饰。如果嫂子看不上你,那你就是背一座金山在她面前,嫂子也决不会看你一眼的,如果嫂子看上你,一根雪糕她也会欣然接受的。”沈天放说的没错,他真的了解赵雪莹,不愧是真正的知己朋友。

当天晚上,他们仨还是在第一次见面时去的那家小酒馆一起商定,赵雪莹和他们一起到河东村度暑假,赵雪莹也从此与河东村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一次愉快的暑假,他们仨下地劳动,也去白龙河钓鱼,赵雪莹就给他们做鱼,蒋后山和沈天放吃的都很香,后来,沈天放还带着上高中的周英子和他们一起。赵雪莹和周英子就是从那时认识的。那时蒋后山还说,沈天放和周英子是挺不错的一对,可谁知,后来沈天放说他心目中有人。

接着,她又回想起毕业前的那一幕幕:

就在这张长条椅上,赵雪莹依偎在蒋后山身边,正听他给自己讲故事,赵雪莹手机响了。是系主任:

“院长让你马上过来一下。”

“马上就要毕业了,你愿不愿意留校当老师啊?”院长没有寒暄,直截了当。赵雪莹和蒋后山在思山大学经济贸易学院读经济管理专业。赵雪莹对经济管理很有灵感,时常有些小小的独到见解,学习成绩优秀,所以学校研究想留她当老师。

“留校当老师?”赵雪莹一脸惊喜。

当下,学生毕业都要为找工作而四处奔波,在就业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能直接留校当老师无疑是非常理想的选择,也是赵雪莹梦寐以求的理想。

“天哪,这不就是天上掉馅饼了吗。”赵雪莹一阵喜悦,心中暗自窃喜。

“我可以留校当老师了!”赵雪莹第一时间用微信语音把这一好消息告诉蒋后山。

赵雪莹心想,蒋后山听到这一消息,一定会为她不久的将来就会成长为一名众人瞩目的大学教授而欢呼雀跃的。

“院-长-让-我-留-校-当-老-师!”蒋后山没有及时回复,赵雪莹有点不高兴,就一字一顿地又发了一次语音。

又过了好大一会,蒋后山终于回复了,赵雪莹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打开语音:

“雪莹,晚饭后我们老地方见面谈。”蒋后山的回复并不是象赵雪莹所期待的那样惊喜、高兴,赵雪莹有些失望。

“雪莹,跟我一起回河东村吧!”

“不可能!”赵雪莹的态度也非常坚决。

“雪莹,河东村的父老乡亲需要我们,到了那里我们一定会大有作为的,只要我们努力,充分发挥我们的聪明才智,一样会实现我们的人生价值。”蒋后山说。

“可是当一名大学老师乃至当一名大学教授是我梦寐以求的梦想,现在就要实现,你却要让我放弃,我不甘心!”

“大学教授的光环固然耀眼,如果能做一名脱贫致富的奋斗者也是同样荣耀,只要我们能实现人生价值,只要我们不虚度青春,只要我俩在一起能够幸福,至于头上有什么样光环并不重要。”

“后山,你说这些我们在这里一样也能实现,你为什么一定要回河东村呢?”

“雪莹,这是不一样的。留在这里,我们充其量也就是一名奋斗者,而到了河东村我们就是事业的开创者。”

蒋后山坚持认为,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离不开村里的支持和帮助,特别是在爷爷蒋守富去世之后,是村里支持我继续上学,替我交学费直到读完大学,所以毕业后他要回报村里的父老乡亲。况且,就我们所学,在河东村一定会大放异彩,在那里我们一定会大有作为的。他开始向赵雪莹在河东村的土地上描画着自己心中的梦想,并信誓旦旦向赵雪莹强调说自己,在河东村是一定会实现梦想的。

“雪莹,和我一起回村吧,在那里同样会实现我们的人生价值。”

面对一边是自己心仪已久的职业——大学老师,在不久的将来就完全有可能成为一名让众人敬仰的大学教授,前途一片大好,她当然不愿放弃;而另一边则是与自己相恋三年多的恋人,彼此都是那么的深爱着对方。在鱼和熊掌之间,她难以抉择。它曾试图说服对方留下来,凭他的学习成绩和处事能力在城里找一份理想的工作不会太难的。

赵雪莹和蒋后山争辩过无数次,也激烈地争吵过。但最后还是蒋后山说服了她,她放弃了留校当教授的美好愿望,同意跟着蒋后山来到河东村干一番事业。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与其说她是在蒋后山面前妥协,不如说她是被爱所征服。

都说校园爱情是一朵只开花不结果的幌花,毕业前彼此爱的轰轰烈烈,甚至是死去活来,到毕业时各奔东西,挥手再见,一转身头都不会回一下。其实那都不是真爱,如果真是心心相映的两个人,彼此间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对方的,赵雪莹和蒋后山就是。

“我们的初心,我们的初心是什么?后山的初心是什么?我的初心又是什么?自己当初放弃了梦寐以求的大好前程,跟随蒋后山来到河东村为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山村农妇吗?”赵雪莹在心里一直反问着自己。

后山出事以后,村长曾一次次找过赵雪莹,让她振作起来,接替蒋后山,可她就是不愿挺身而出,不敢来接续后山的梦想,她此时感到有些对不起后山,更对不起自己跟着蒋后山来到河东村的初心,村长和乡亲们都对她感到失望。

她在静园湖畔的长椅上坐了整整一个下午,又一个晚上,想了一个下午又一个晚上,她还没有走,她还在思考,最后她在长椅上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是晨读的学生叫醒了她,问她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去医院?

赵雪莹连忙起身向这位同学抱歉地微微一笑:“没事,我只是乏了,在这看着书就睡着了。谢谢同学!”赵雪莹说完,拿起放在长椅上的《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起身要走,刚要把书往包里装时,这位同学又问了一句:

“姐,你很喜欢唐诗宋词吗?我刚才翻了一下你这本《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应该是咱校图书馆的,好像被水泡过,是怎么回事?”

听到同学发问,赵雪莹看着拿在手里的书沉思片刻,告诉同学:“‘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本《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见证过一段最美好的爱情。”

“姐,你说的这两句诗是元稹思念他的亡妻韦丛的,用它来见证‘爱情’是否……”

“姐问你,元稹和薛涛有没有真爱过?”

“元稹去成都和薛涛俩人一起居住了三个月,有没有真爱过就不知道了。姐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姐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也是这本《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为什么会被水泡的问题,它承载着姐一段最美好的回忆。”

“姐,给我说说呗。”这位同学听完赵雪莹的话觉得有故事,想在长椅上坐下来,用眼神询问着赵雪莹,赵雪莹示意他可以坐下。

“那是在我毕业前的一个晚上,”赵雪莹开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毕业前她和蒋后山最后一次到校门口的书店,在里面足足呆了一下午,看着哪本书都好,都想买,可是他们俩个穷学生,都是囊中羞涩,最后蒋后山就挑了一本《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说这本书算是我两相爱的见证,也是我俩都喜欢看的,买一本作为告别大学生活的纪念吧。定价五十多,我们俩都是咬着牙才买的。付完款接过书的当时蒋后山高兴地拿起笔在扉页上写了购书日期并签了名,随手把笔递给雪莹:“请你也签个名,这是我俩共同的纪念。”买回去的当天我们没舍得看,就收起来了。

晚饭后赵雪莹还是带着图书馆借的这本《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和蒋后山照例来到未来湖畔,赵雪莹翻着《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刚巧看到元稹的《离思》,赵雪莹读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着两句诗,赵雪莹突然问蒋后山:

“你说元稹和薛涛到底有没有真爱过?”

蒋后山一向对历史上的那些风流韵事不感兴趣,冷不丁被赵雪莹一问不知如何作答。“唉!一千多年前的事,谁能说清楚。”

“不,我就要你说。”

“我只知道我对你的爱是真的,别人的爱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是在怀疑我对你的爱是不是真的?”

“我……”赵雪莹追着蒋后山要打他,蒋后山突然一转身,迎面紧紧抱住赵雪莹一阵狂吻,赵雪莹冷不防一下子失手,这本《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就掉到了湖里。被水浸泡过的《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没法还给图书馆,只好把我俩新买的那本拿去,跟图书管理员商量顶了,管理员一看是新书,只在扉页上写了购书日期和签名,不影响其他同学正常借阅,当即就同意置换,我们俩只能带着这本泡了水的《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毕业了。为此她和蒋后山心疼了好一阵子。

泡了水的《唐诗宋词解析与欣赏》拿回来之后,蒋后山将书放在阴凉处晾干后,又将粘连的书页一页一页的慢慢揭开抹平,然后用砖压了好长时间,书平整了,只是水泡过的水渍永远不会消除。

这位同学听完赵雪莹的故事说:“姐,这太有意思了。你现在在哪儿?”

赵雪莹讲完了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又问这位同学:“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姐,我是文学院中国文学专业毕业,现在博士在读,主攻当代文学,我的理想就是要当一名作家。”

“喔?那好啊,你听说过河东村吗?那里不仅山水风光好,还有很多的美丽动人的传说故事,你可以到河东去走走,你在那里一定会搜集到很多的创作素材。”

说完,赵雪莹起身和同学告别走了。

走出思山大学的校门,赵雪莹又深情地回头看一眼,此时的心情比来时平静了很多:思山大学,我曾经为你而骄傲,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为我而骄傲!请相信,我一定不会辜负思山大学对我的培养!她走了,她再也没有回头,她步伐坚定地走了。

离开思山大学,赵雪莹决定去市里转转,她去了动物园,她还去了大商场。她给自己买了好几件衣服,还买了件衬衣准备送给天放,给李奶奶买了一根新拐杖,她破天荒地把一千三百元钱全花光了,花的差点连回来的车票钱都不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