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短篇小说

大学毕业后的艰苦生活(5)

2020-03-25 本文已影响 8.47K人 

2016年1月6号的时候,我和母亲去买手机,父亲那个月的工资是在2015年12月28号发下来的。其实我想一开始在1月1号的时候父亲的工资刚发来没几天的时候就准备和母亲去买手机的,但是想到当时元旦节店里大多数放假,我和母亲因此就没有去买手机。1月6号这天,我和母亲先是去了金家坝街里的几个手机营业厅里看了看,结果有两家手机营业厅的门没有开。于是我和母亲就又去往北厍。

我和母亲先到北厍公园南面的那个营业厅看看,我对母亲说(大致的意思):“我也不要买多好的手机,你只要进去问问看,价格在五百到七百的就行,超过了就别买了。”后来,母亲就进去那个手机营业厅里询问,我站在那个手机营业厅的外边,后来,母亲看中一款魅族的手机,那个手机要价一千多块钱,被母亲还价到七百块钱,本来打算这就买了,可不知从哪里过来的那个营业厅经理话多,一个劲的问我多大了,在哪里工作。后来,母亲借口说去银行拿钱去,直接和我离开那个手机营业厅了。

后来,母亲在南边路口那边的电信营业厅里给我买了一个五百块钱的手机,

那时的我几乎每天无所事事就打开手机里的微信或者摇一摇添加女的微信号、或者添加附近的女的微信号,那时,我在微信号里对着一个又一个被我添加到我微信好友栏里的那些微信号里显示的资料是女人的人聊的那些话比较少儿不宜。

1月15号左右的时候,母亲准备和我到外面租房,母亲不打算回滨海县八滩镇北河岸村的家里过年。于是,我和母亲来到苏州市吴江区三里桥村,在三里桥村那里,我和母亲租了一间一个月四百块的房子,那房子没有太阳光,阴暗,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隔壁还有嘈杂的声音,那房子墙上有一个楼上通下水道的白色大塑料管,时常的哗啦哗啦,而且房间里面的面积也很小。当时给了房租以后,我和母亲后悔给房租了。

第二天的时候,我和母亲又来到三里桥那户人家打算要回房租,但是,那户人家没有将房租退还给我们。

我和母亲虽没有要回那四百块钱,但我们还是去了一趟蔬菜批发市场,批了几斤猪肉和六毛钱一斤的二十多块钱的芦笋。

1月23号的时候,母亲从常熟回来给我买回了一件精仿羊毛呢子大衣,因为我之前穿的那件羽绒服还是当年我在念高中的时候穿的,那件羽绒服比较破旧。

1月28号的时候,父亲两个月的工资发了下来,父亲两个月发下来的工资有一万两千多块钱。

1月29号的时候,我和母亲到苏州北站,母亲买了两张去往五汛的车票,因为春运期间道路拥堵,故此到达五汛的时候已经天晚。

第二天早早的我们就乘坐去往滨海的汽车,然后到达滨海以后我们再乘坐去往家乡的汽车,中午没到,我和母亲就到家乡了。

这以后就是过2016年的春节了,父亲是在我和母亲回来以后的第二天下午回来的。当时家里没有电视,我就用之前买的那个手机里看春节联欢晚会。

说起来,那个春节,我们过的不错,对于我们一家子来说,因为那一年是钱比较充足的一年。父亲一万两千多块钱的工资发下来以后,母亲决定拿出五千块钱给父亲作为他和他所谓的亲戚那边出礼的费用以及给他母亲一千块钱作为一年下来的赡养费。结果一个年过下来直到正月十一的时候,父亲五千块钱一块都不剩了。而且他买菜买酒还都是家里的钱。父亲那五千块钱主要是有两千五百块钱用来还小姑家,那时我在大四毕业的时候因为缓交学费还剩下三千块钱,父亲就向小姑家借的两千五百块钱。

2016年2月的时候,我在家乡的家里,门前田里的油菜要除草,我和母亲花了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给油菜除草。没事的时候,我就听听手机里的爱听4G这个音乐畅听软件,那段时间,我听了不少音乐,那时,我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2016年3月中旬的时候,母亲将家里的南门换了两扇开的门,之前没换的时候是一扇开的小门。

那个春天,我爱上了俄罗斯歌曲,比如,《lubov》,《stop stop stop俄语版》,lube乐队的《在深沉的俄罗斯大地上》,马克欣的柔情歌曲,等等一系列的俄罗斯歌曲,还有3d环绕立体的音乐,当然,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是必不可少的了,比如《卡侬》之类的。还有古风类的歌曲。与此同时,我还在爱听4G里听故事,听广播,西安乱弹秦腔广播。

2016年5月3号的时候,我和母亲去往吴江。到达吴江以后,我们去了北厍的元鹤港的附近租了一间楼房的底层,那个房子离北厍街上不远,有wifi,于是我就经常用wifi看电影。

2016年5月的一天,我和母亲去了一趟黎里镇,之前,我在手机地图上搜索到吴江区的水果批发市场在黎里镇,所以,母亲和我在5月11号的时候决定去往黎里镇看看黎里镇的水果批发市场的水果价格情况。

2016年5月11号记事

来到玩字村这里暂住已有七天时间,七天时间里我每天都是待在这里上网。今天,我和母亲出发去往黎里一趟。为了看看那边的水果批发市场卖的水果的价格情况。母亲开着电瓶车,我骑着自行车,我们在玩字村租住的地方出发后到达金厍路上以后就一路向南,后向西,复又转向南边。通往黎里镇的那路,因为我们之前没有走过,所以我们感到陌生。路上有卖小吃的摊点。路右边的空旷之地有大片的芦苇,芦苇叶子青青。这勾起了我两年前在学校卖粽子的回忆,那时渭河岸边,芦苇青青,我在芦苇的岸边打材叶。过了北厍工业园,我们到达大义村,之后,我们又经过大义村向南到达黎星村。在我们转向西面一路前行的途中,路两旁栽有高大的绿树。在路的左边流淌的,是京杭大运河,沿河的路上凉爽清冷。到达十字路口,路旁有黎里汽车站的标牌。我和母亲南向转去以后,黎里街北的街景就呈现于我们的眼前了。母亲在其中的一个超市买了十五块钱的零食。后来,我们过了一座桥,过桥后我们向南走不远又转向东边。东边的尽头,是北厍公园。我进去上个厕所,又在公园转了一圈。那黎里公园内有假山,又有流水潺潺。高处建有几座凉亭,凉亭柱顶为朱红色,凉亭顶部为拱斗。出了黎里公园,我们就寻那水果批发市场,我们问路人,路人不知道水果批发市场在哪里,但是知道农贸市场。后来,我和母亲又找了一些时间水果批发市场,显而易见,黎里只有农贸市场,没有水果批发市场。在黎里农贸市场的路的西头,那建筑古色古香。我和母亲往南过了一座小桥,小桥的东面是黎里古镇景区。黎里古镇景区的房屋颇具古典江南特色。返回的途中,母亲在桥北市场买了一些蔬菜与西瓜。那桥北市场旁边有个批发部,专以批发超市商品,不远处有一粮油批发商店。随后,我们沿原路返回金家坝,途中,我和母亲在黎里的一座大桥下乘凉并切下西瓜。大桥下凉风习习,路面温度颇高,桥下凉风习习。我们吃完西瓜以后就继续返回金家坝。到了北厍界以后,我和母亲原打算经过北厍街里到达金厍路,想到街上拥挤,我和母亲就没有从北厍街里经过。

2016年6月的天气还不算炎热,当父亲工资发下来以后,我和母亲就回到我们在滨海的家乡收麦子去了。那时,我准备要在吴江的教堂报名受洗归主耶稣基督,母亲就在吴江教堂将我的名字报了上去,后来,母亲又到北厍教堂把我的名字报了上去了。然而,受洗前的慕道班培训是在6月进行的,那年,母亲和我在家里的田里种植了小麦,然后,母亲就和我回我们在滨海的家乡收麦子了。这样,就等第二年的2017年7月份受洗归主耶稣基督了。

回去以后,母亲和我收麦子、种黄豆,然而雨水太多,黄豆又有蜗牛的祸患,所以,母亲就又补了一遍黄豆以及给发了芽的黄豆打除蜗牛的农药。所以,我和母亲去往吴江的时间就拖到了2016年的8月下旬。

2016年8月下旬的时候,我和母亲再次的去往吴江。母亲晚了几天给房租费,结果那个房东,天天来催,问,什么时候把前两个月的房费缴清。

过了几天以后,房费缴清了,母亲买了一辆旧的电瓶三轮车准备做小吃生意。可是那时天气太热,就这样,我们准备着,准备着,到了2016年9月3号,我和母亲就准备回我们在滨海的家乡了。

那一天的早晨,母亲把行李都装在电瓶三轮车上,然后我们就去找房东结清一百多块钱的电费。然而房东家的房门关着,敲门也没人回答。于是我和母亲就去了一趟北厍街上买了一些吃的,又回来,那房东又没在。于是,我和母亲就去吴江了。母亲开着装满行李的电动三轮车,我骑着自行车,我们一路前往吴江。一路上,母亲又在路边的快速充电的地方给电瓶三轮车充了几次电,就这样到同里以后,已经傍晚了。

我当时一心想要赶往吴江汽车站,可是,到了运东大道的路口时,天黑了。我的心,也慌了。我对母亲大喊大叫的,我责怪母亲,但又没办法。总之,我的心里当时感觉很痛苦。晚上要去哪里休息,第二天也走不了。那时,我的心里恨呀,埋怨呀,这罪要怎么忍受呀。我一生气,我就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去往三里桥那边的人行道上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后来,我又骑着自行车回到路口,母亲在路口在等着我。

后来,我和母亲去了西边的云黎桥,过了云黎桥,我和母亲又往南去往吴江汽车站,中途,我和母亲又返回到云黎桥西边,然后,我和母亲在人寿保险大厦门前的那个空阔的场地上休息。

我就将一张凉席铺在广场靠绿化带旁边睡下休息了,蚊子不时的嗡嗡的响着,水泥地面又热气腾腾的。

第二天一早,母亲和我本来要去吴江汽车站,可是,我们找不到把电瓶三轮车处理掉的店。于是,我和母亲就又在吴江的云黎桥下待了一天,因为那时天气比较炎热,所以,我和母亲只好在云黎桥下乘凉。

当天晚上的时候,我和母亲就又在人寿保险大厦门前的广场上休息了。

第二天凌晨四点钟左右的时候,我和母亲就去往吴江汽车站,终于可以回家啦,我的心里,高兴呀。

到了吴江汽车站,我和母亲二话不说,拿出螺丝刀和老虎钳,直接把电瓶三轮车大卸八块,然后取出电瓶和线圈,剩下的铁架子都送给清洁工。但是,忧愁又起来了,眼前那么多行李,可怎么上车。

我和母亲辛苦的把那么多行李一样一样拿到车站里,然后打了两张去滨海的汽车票。之后,我们考虑到不好上车,于是,母亲就把那么多行李先拿到乘车点的地方。

后来,开往滨海的汽车过来了,汽车的老板看我们有那么多那么多行李,于是要收我们120块钱货票钱。经过讨价还价以后,母亲给了汽车收钱人员60块钱作为货票钱。

那辆汽车是开往八滩的,到了滨海,我们就没下车,等车开动,我们直接去往家乡所在的镇上,那个司机就要再收二十块钱,母亲说没钱了,那司机说,都已经快到了,二十块钱也没有?于是母亲就笑着说(大致的意思):“咦,不知道从哪又冒出二十块钱。”那个在汽车上收钱的人员无语的对我的母亲说(大致的意思):“都说城市套路深,我看,农村套路也不浅啊。”我和母亲就都哈哈的笑了,那个在汽车上收钱的人员也笑了。

2016年的10月的时候,我和母亲就在我们在滨海的家乡度过了,11月初的时候,和母亲去吴江一趟把父亲的工资收过来,第二天,我和母亲回我们在滨海的家乡。在11月将近一整个月的时间里,我和母亲收了家里三亩多地的黄豆,12月的时候,我和母亲准备在家里的东边砌房子,母亲从滨海买了两千两百块空心砖头。12月上中旬的时候,我和母亲将房子的根基挖好夯实并用水泥钢筋浇好。12月下旬的时候,天气太冷了,我和母亲决定在那一年不砌房子了,等第二年春天再动工。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