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爱情

2018-11-02 本文已影响 2.01W人  YCJ

我所要写的内容,和一个非常美丽的词有关——爱情

——题记

说到爱情,何为经典、什么样的爱情才最令你感动?是双宿双飞化蝶追随的梁祝?还是泰坦尼克上我心永恒的JACK、ROUSE?是许汉文白素贞的千年一回?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生死悲歌?又或者,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倾城之恋。

对于这些,我只想说——“NONONO”!在本人看来,最令我感动的爱情,莫过于父亲母亲的怨而不悔、嫌而不弃、爱而不言——总把关心摆出一副臭脸,总借骂名说出许多叮嘱。

母亲总怨父亲穷,怨父亲没能给自己一个人人羡慕的婚礼,做不了一天的公主;没能在自己十月怀胎时端汤送水的服侍,当不了一年的皇后;更怨父亲没能有份轻松高薪的工作,带累她整日辛苦劳作,让衰老的速度比时间还无情。

然而,她却也从来不曾后悔过这场婚姻,总笑着对我说“你爸属鸡,我就只好嫁鸡随鸡了”。

没有梦幻的婚礼,母亲也笑着拜了堂;没有享受的怀胎,母亲也由衷期待着我;即使是呆在刮风漏风、下雨漏雨的破屋子里的那几年,即使是活在起早贪黑、辛苦清贫的日子里的这些年,母亲始终没有后悔过17岁那年订下的亲事。她离不开父亲,离不开这个家。

同样离不开这个家的,还有我的父亲。

父亲总嫌母亲烦,嫌母亲耳朵不好总听错话、会错意,乱发一通脾气;嫌母亲大嗓门还爱显摆,总做一些无知可笑的事;更嫌母亲小心眼还管得多,不懂处世还无理取闹,连累他总要收拾烂尾,难于交涉。

然而,像母亲一样,父亲也从没想过要离弃母亲。

和父亲聊天时,他总对我说,“以后要好好对你妈,要比对爸爸好。你妈耳朵不好,老了更不容易,别让她觉得,自己越过越没用了。”

“等我和你妈都老了,老到干不动了,我们呀,就不再为你操劳了。我和你妈,就留点儿地,种种蔬菜,弄弄花草,过自己的小日子。到那时,你妈恐怕一步也离不开我了,我就当她的耳朵。”

就这样,一个怨,一个嫌。看似平行的两条线,却随时间蔓延在空间里相交了,这就是我的父母爱情。

父亲高兴时会多喝两杯,母亲便一面嗔怪,一面把好菜推到父亲面前,自己吃饭时又少夹了许多菜。父亲不在家时,母亲会和我聊到父亲,说他最近吃得多了、少了,长得胖了还是瘦了。

哪怕只胖一点,母亲也会笑得舒心些。她总说“你爸爸太瘦了,又经常失眠,我就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啊。只要他身体好好的,我们一家,就永远不会垮。”

在学校和父亲通电话聊到母亲时,父亲说,你妈妈性子急,做什么事儿都喜欢一次性做完,她一个人去地里干活,我总不大放心。平时在我这儿干活,我总会提前半个小时让她回家做饭。

我知道,她想多做些好菜给我吃,又想多帮我干些活儿,所以,每次十点钟时我都会说成是十点半,这样,她才能早点回去,做饭也就不用那么心急了……

诸如此类,父母爱情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的渗透总能让我轻易感动。而最令我感动的爱情也莫过如此——没有因为相爱而在一起,却因为在一起了而永不分离,成了最心系彼此、最了解彼此、最适合彼此的。

有人说,这样的爱情更像是亲情,没错。其实,父母的爱情之所以令我感动,正是因为它经历过生活的磨练和考验,渐渐少了爱情的自私,多了亲情的纯粹,而“纯粹”,又是爱情得以长久的保证。

所以,管你千古流传还是家喻户晓,管你痴恨缠绵还是轰轰烈烈,最令我感动的,依然是我的父母爱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