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万念不忘终回响(一)

2020-05-16 本文已影响 8.37K人  北巷栀酒

第一章:有些孽缘就是这么狗血的开始

回缃提起初次见聂年时总是一脸不加掩饰的嫌弃:一中变态的周考考场上,青春期的少年逆天生长的优势初现,整个人因为懒散不加约束的坐姿,堪堪占据了两张桌子三分之二的位置,左耳的耳钉璀璨而又张扬,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这世界已经容不下他的感觉。那时的回缃还是个老实的孩子,反复核对了考场座位号后,轻轻敲了下桌子刚想要出声提醒。

聂年蓦然回神一脸错愕道: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小学考区在教学C楼。

回缃:.......

早已经在考场就座的众人爆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笑。回缃深默背了几遍后,提醒自己一会儿还有重要的考试,要稳住情绪。

其实聂年真的是无心的,回缃因为入学早,求学路上一直被暗嘲拉低了年纪平均身高,再加上那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硬生生把一中宽大厚重的校服穿出了一种北大荒逃难者的感觉。本来平日低调做人,倒也一直和同学们表面上相安无事,刚刚某人那该死的问题无异于把回缃推到了她一直不愿面对的现实前面。

回缃带着有些抑制不住的郁闷和怨气,将考试资料贷丢到书桌上,开始复习起考试的要点,聂年指了指外面的过道示意自已要出去,奈何前者复习太认真完全没有察觉,聂年看着回缃阴沉的神情伸出去的手指微颤了一下默默缩了回来,这小孩似乎脾气不太好呀,聂年目测了一下距离,一手撑到了桌子上,纵身跃过一排的桌子,坐到了回缃后面的位置。教室里惊起一阵低叹被考场铃声适时掩住。

监考老师踩着恨天高施施然到场,回缃嘴角微抽:今天怎么这么坎坷悲催啊,本来就疲于应对自己不擅长的考试时,先是遇到了后面那位当众调侃自己,然后是如此幸运的遇到了穿着高跟鞋监考的老师。其实回缃的心理素质还算过关,就是对于考场上自己专心和亲爱的物理相爱相杀时,面对如午夜惊魂一般有节奏响起的高跟鞋声音发自内心的抵触。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回缃都要做好旧的心理建设才能放松入定答题。默默叹息回神,接过前面同学递来的物理卷子,强迫自已进入状态答题。

或许是真的顺应了老子他老人家物极必反的哲理,回缃今天的答题过程竟然异常的顺利,刚翻到卷子最后一面准备攻克最后两道物理题,突然背后传来细微的声音:小朋友,还没有解完吗?回缃微微愣了一下“小朋友”这是什么鬼称呼,她先是出于本能的护住卷子,然后侧身用余光向后偏了一眼,果然又是之前的那个男生,他似乎对回缃的动作有点不满,眼底带着少年特有的傲娇用笔尖轻轻敲了下试卷压低声音:喂,要这么谨慎吗,我早就做完了。回缃顺势看过去,原本空白的卷面,被张扬有力的字迹占满,那些满满的公式和数字组合,传递出一个消息:这份卷子的主人是个被物理眷顾的人。回缃红了脸,调整坐姿打算继续答题,一回神就看到了似容嬷嬷一般的老师,带着几分怨气的眼神冲着这个方向走来,回缃停止对视俯身答题,高跟鞋的声音却愈发逼近,回缃内心崩溃:不是吧,想她凭借努力换天分的拼搏叱咤考场多年,今天居然因为这么一个与作弊没有一分钱关联的小插曲,就要栽在容嬷嬷手里了,她不甘心啊。在老师停在回缃座位之前,后排那个男生的声音再度传来:荣老师,答完了可以提前交卷吗?回缃暗自腹诽:敢情这老师真的姓容啊?老师神情微微一愣错愕道:你答完了?这考试时间才刚刚过半,你再检查一下,这个时候放你出去了,考试巡查出的主任又得黑脸了。荣老师瞥了眼腕上的手表,又低头看了下聂年的试卷。露出满意的笑容,转身向讲台走去连带着高跟鞋的声音都轻快了几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