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此去经年,我们依旧爱彼此如初

2012-11-02 本文已影响 2.75W人  简七索i

我和庄萧森分手了,是我提出来的。

我实在是受不了他闷闷的性格,以至于和他在一起,就是我一个人在自导自演,他几乎不会说太多的话。分手那天晚上,我去他家,给他做了一顿饭,因为他是南方人,喜辣,所以一桌子的菜多为辣的。他看到时,皱紧眉头,终于是开口了:“以后做饭不要放那么多辣椒,太辣了,容易上火。”我很理所当然的认为,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做的菜,让他上火了,这种想法令我十分窝火。

我将碗筷狠狠地放在桌子上,故意弄出很大的响动,然后愤然起身:“我实在是受够你了,菜很辣是吧,别吃啊。”说完,我拿起一盘子菜,直接连菜带盘子扔进了垃圾桶。庄先生被我一气呵成的动作弄的愣是呆了一会儿。他握着我的手腕,依旧用他南方人不温不火的语气说:“怎么了,这么大的脾气。”我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我们结束了。”然后没管庄先生一个人愣在原地,转身就离开了。

杭州的冬天比北京暖和的多,我一个人抱着双臂,身上仅仅穿了一件白色小衫。顿时在想,当年自己奋不顾身爱上的不正是庄先生那种温和沉稳的性格么,为何如今,自己最爱的却变成了自己最厌恶的。

回忆的潮汐

记得当年,自己太过于孩子气,性格又太过于外向,总是说闹个不停。遇上庄先生是在一个辩论会上,庄先生和我是不同立场的辩手,他用自己卓越的口才和不慌不乱的心理素质成功的打败了我。也是因此,我和庄先生有了进一步的交集。

辩论会结束后,庄先生看见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闷闷不乐的我,轻轻来到我的身边,伸出手拍了拍我的头:“别沮丧,你其实口才不错,真的很棒。”我抬起头,看见庄先生温和的笑容,像四月的阳光,贴心舒适。我想自己也就是从那时起爱上他的。后来我们经常一起出入图书馆,一般都是我一个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则是安静的听着,面带淡淡的笑容。即使他从不多说话,可我依旧没有半点尴尬的感觉,毫无拘束。

当我知道他是杭州人时,我着实有点吃惊:“天哪,那你是怎么把普通话说的这么好的。”他笑了笑说:“我妈妈是北京人,十三岁之前,爸妈还没离婚,母亲在身边时一直教我说普通话。后来妈妈闲父亲太过于沉闷,生活找不到什么激情,就选择了离婚,回到了北京。一年前,她改嫁了。”

记得那是我认识庄萧森以来他说话最多的一次,也是自己在他面前最安静的一次。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是淡淡的笑,只是如果认真观察,那时的庄萧森,很悲伤。

后来,我们顺其自然的相爱了,提出交往的人不是我,而是庄萧森。记得那是一个毕业季,大学四年的时光匆匆流去,只剩下抱在一起哭的昏天黑地的朋友。庄萧森在人群中找到我,拉着我的手向人群较为稀少的地方走去。当时他目光深邃的望着我的眼睛,双手放在我的肩上说:“毕业了,我要回杭州,我喜欢你,可以和我走么。”他一字一字的说着,我想自己就是被他那深邃的双眸所打动,才不顾家人的反对,只身和他来到杭州。

来到杭州后,他开始忙着怎样在这座他所熟悉的城市中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而我则是忙着怎样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中生存下去。我明白女孩子要独立,所以爱归爱,我不能永远靠着庄先生。在一次次的碰壁中,我一个人躲在几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哭了,哭得很惨。但因为心中存着那个挚爱,所以并没有后悔选择来杭州,只是会在心里想想,如果是在北京,先不说学历,就算拿着北京户口,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应该也不是很难。后来我找到了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单位为我租了一套房子,我没有和庄先生同居,因为我们都认为,那还过早。我是女生,他得对我负责。

他做起了律师,我总是在不停的嘲笑他,像他那么闷骚的人,真的给谁辩护了,会不会依旧那么惜字如金,在法庭上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的委托方败诉。可是后来随着他的每起辩护都完美获胜时,一次电台播放有关他的视频,我才发现,原来在辩护时的庄先生很是严肃。由于他的名声越来越大,所以他的工作也越来越忙。

而我,作为一名编辑,不只整天要查阅各种各样的稿件,偶尔要出专栏时,还要出差去外地收集素材。日益忙碌起来的我们,见面由最开始的一天不少于五个小时,变成一周不少于五个小时。偶尔深度的忙碌,还会使我短暂的忘记,来杭州是为了爱情,而不是单纯的为了生存。

每当到了漆黑的深夜,一个人回到空荡荡的屋子,想拿起手机给庄先生发一条短信,向他诉诉苦,想给他打个电话,像以前一样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一会。可是当真正拿起手机时,我又开始犹豫了,这么晚了,他是不是还在整理案子,或是已经休息了。或许我不应该打扰他,然后我只能放下手机,嗑上双眼,静静享受杭州夜晚的孤独。

有时晚上实在睡不着,看着电视里的男主角埋怨女主没时间陪他时,我顿时在想,如果庄先生可以和我吵一架该多好。我第一回开始对庄先生每次见我都不温不火的笑感到疲惫,甚至有点乏味。

好不容易等到我们都放假时,庄萧森约我去西湖。两个人租了一条小船,划船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皮肤被烈日晒的黝黑,感觉像四五十岁。但她嘴角的笑是真实的,一如我和庄先生第一回一起来西湖时,租她的船时一样。时隔一年,我们的笑容已经减少,为何她整日漂泊,依旧微笑。我安静的坐在庄先生旁边,少了一年前的叽叽喳喳,我也学会了他的少言寡语,可我并不认为两个人之间的沉默是金,我开始为我们这无声的爱情感到荒凉。划船的女人给我们个到了一杯龙井,庄先生慢慢品了一口,又将茶杯放回原位。我学着他的样子品了一口,进入嗓子的确实是一阵清香,可达到心里的,却是一阵苦涩。

我渐渐想起第一回来西湖时,用手掌捧起一些水珠,向庄萧森杨去时自己没心没肺的笑,自己多久没那样笑过了,我也无从而知。

后来,因为太过于安静,我靠在庄先生的怀里睡着了,醒来时,已然进入黄昏,庄先生依旧保持着我睡着时的姿势,其实我还是很心疼他的,我知道,他一定很累。

现实,还爱么

我抱着双臂坐在路边,将头深深埋在臂弯处,没掉下半滴眼泪。许久,感觉腿坐麻了,才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下车时,感觉楼道旁边有一个人影,但我认为应该是看花眼了。

脱了鞋,将包包扔在沙发上,关上灯,四周安安静静的,只能听见时光流逝的滴答声,就像我们之间流逝的爱情。我烦躁的打开灯,将昨天刚刚新换得床单又都扔在地上,拿着它们来到浴室,没有选择洗衣机,而是用手揉搓,水渍溅了我一身。突然间从镜子里看见不知所措的自己,看见惊慌急躁的自己,我哭了,哭的像个孩子。我没有了说“我们结束了”这样话语时的洒脱,因为只有在安静时才发现,我爱他真的很爱。

接下来的几天,我浑浑噩噩的过着,上班总是出错,我辞职了。此时我非常想念北京的父母,我不想留在杭州了,因为留在这里,我又会想起他。我感觉他一定是最绝情的人,自从分手后,他没发半条短信,更没有看过我,我的心好像死了一样,深感绝望。这天晚上,我抱着东西,回到即将不属于我的家,意外的看见了庄萧森。灯光下,他的身影显得很疲惫,我本想装作不认识,却没想到他从身后保住了我,无论我怎么挣脱,都甩不掉他。

委屈加愤怒使我大声的朝他吼去:“庄萧森,我们分手了,你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很好玩么。”庄萧森抱的更紧了:“为什么要分手。”我顿时感觉这是自己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呵,你竟然问我为什么,我们之间已经出现了太多的裂痕了。你根本就不爱我了。”我的眼圈有点红,但是我背对着他,他看不见。“我爱你,一直都很爱你,最近半年,我一直在忙着努力做好律师,可以把工作调到北京去,我知道你想家。

我说不想让你多放辣椒,是因为你的胃不好,不能吃辣,最近几天我一直在跟着你,怕你出意外,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我在杭州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我已经在北京联系好了工作,可以陪你回去了,别离开我,好么。”他真的说了好多好多话,我不由有点吃惊,他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了。但是,当知道真相的我,还是不由得感动了,我承认自己真的还爱着他,只是埋藏的太深太深了。

我转过身,轻轻拥住他,原来,亲爱的,此去经年,我们依旧爱彼此如初。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