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伤逝

2016-07-02 本文已影响 1.65W人  孙莉

风掠过面颊的时候,某些旧时的场景忽闪,像一部无声的电影。

艳阳天里浅淡素净的清瘦轮廓,在逆风时的不经意间转身中,灵巧地勾勒出来。

风转过记忆,你转过脑海。

那年八月,盛夏的季节,你的笑意初次在我视线触及的风中,闪现又隐匿。在一阵聒噪的知了声中,姐骑车载我驶进这条幽深的小巷。巷道尽头的梧桐树下,你的身影像个冒失鬼一样撞进我昏然的眸子里。

记忆最深的,是那件素白的T恤,发梢在微风中微微作响。你轻抬头,嘴角掠现出如秋风般明朗的极浅的笑影,仿佛整个氤氲的盛夏都一点一点深埋入你眉宇间的笑颜,缓缓地悠长,悠长成此时此刻明媚的记忆。

车身渐渐靠近,我像初次遇见每一位陌生人般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窥视着。你和哥哥开始海阔天空地聊起天来,却不知哪个瞬间,你把话题转移到我的身上。还记得你夸我的眼睛有股水灵灵的生气,我胆怯地泛起了淡淡红晕,还记得你说我文静得很适合做你的妹妹,我的心湖瞬间荡漾起圈圈涟漪。

你的名字叫柯。我轻轻笑,心想,真是美丽的名字。

时光静好,现世安宁。

童年的日子里,乘着薰衣草的烂漫馨香,沦陷在你暖暖的笑容里。阳光慵懒的午后,我在庭院里四四方方的格子上跳着小碎步,远远地观望着你们,心里暗暗藏下细碎的小幸福。你的身边偶尔会有树叶轻轻飘落下来,很美却很忧伤的样子,像极了某个年少懵懂的梦境。

时光如手中的细沙缓缓流走,年华的风把我吹离了那片小小的地域。到了追逐梦想的年纪,我开始学会了隐忍,让尘埃将过去掩埋。那个初上高中的我,仿若撑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住在绵绵的雨季里,细数时光里关于你的点点滴滴,独守这如清风般的思忆蔓延于心。

然而,你却雾气一般消失在秋日的冷寂里。电话那头,哥哥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颤抖背后是始料未及排山倒海的失望。于是,我明白了,记忆走样,一切终将如蒲公英,抵挡不住大风来袭,奔走四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叛逆在你身上演绎得过分地淋漓尽致。当你挣脱学校的束缚而在社会上自由行走时,我的世界有了些许黯淡。我知道,童年的故事已接近尾声,就是不知道该给主人公一个怎样的结局。而从哥哥潮湿的语调中,我似乎找到了关于那段故事的命名。

直到现在,我依然无法想象,那个夜晚,充斥着世间肮脏污秽气味的夜晚,你是如何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中,逃离那片肆意蔓延的血泊,带着印象里那份不受任何约束的洒脱。我想,那时的你,一定是以无法想像的速度奔跑,试图用精疲力尽来掩饰内心叫嚣的苍白与荒芜吧?

这是一件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也是如此离经叛道的事情。年少的轻狂,顺势演绎成冲动的惩罚。我不知道在漫漫长夜的某个地方缱绻难眠的你,是否能够明白,你带来的眼泪,足以淹没整个宇宙的空间。

那些羞涩的美好,不再是云淡风轻的过往。所有的回忆、影像仿佛迅速吸收了大片的眼泪后慢慢膨胀,沉重到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本以为时光在某一刻是可以凝住幸福的,但这只是飘荡在紫色田野里的虚幻想象而已。这种奢望,可望而不可及,只能上演在某个乍现的梦境里。然后,鲜亮的日子在流年里日渐斑驳,还有那日渐荒凉的梦。

时光如蜕,回忆陈殇,我抬不起年轻的眉宇,拾不起沉重的回忆。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