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告别年少

2015-02-02 本文已影响 1.99W人  寒月

她十八岁,一切都太过于普通,同龄人身上特有那些迷茫,在她身上也只有更多。她会因为没买到自己喜欢的布偶而伤心。也会被一场电影感动而落泪。她自己也清楚,她的感情简直脆弱的像蒲公英,哪怕是一点微风,也足以遍体鳞伤。所以和他分手时自己只能体无完肤地接受。炎热的中午,太阳烤的柏油路像着了火。她走在路上每一步都倍感煎熬。她一直没想到分手并不像拥抱,需要两个人张开手臂。事实上,分开却只要轻轻推开那么简单。无论对方有多少个不情愿。

她哭着走在返回学的路上,眼泪落在地面上,刚晕开一轮黑色的圆圈,就蒸发不见。她告诉自己,没必要浪费自己最美的豆蔻年华在那个不可能的人身上。

回到学校,她的朋友们对她说,感情终究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维持的,他离开你,是他不懂珍惜。

她笑她们不懂自己的心,因为她清楚自己从喜欢上他的那一刻起,就再也逃不出爱是心甘情愿奉献这种逻辑。

认识他也是同样的夏天,两年前,高中操场,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孩,她可能永远不会忘掉。

炎热的午后,操场上的奔跑的少年就像是风一样,她自幼身体孱弱,抱着双膝坐在塑胶跑道上。任凭燥热的风撩起她前额的发梢。目光所及,都是她渴望的青春画面。

她是孤独的,望着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奋力祈祷。她不确定这样有用,但还是在心中许下愿望,我想要一个懂我的朋友。

汗水浸透了她校服的衣领,印出黑色的阴影,用手轻轻地拨动鬓角的发梢,她正当起身离开时,突然感到后脑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到。

她没有第一时间回头看,而是马上蹲坐下来,眼泪止不住地涌现出来,泪珠倒映着周围的一切。

后来,她知道砸到她的是一只篮球,而篮球的主人就是他。

她不止一次想过或许在自己的命运中,他一直在扮演着给自己带来伤害的角色。

高二那年,她和他成为周围人艳羡的情侣,每晚放学后一起乘公交车回家,绝不会因为刮风或是下雨所阻碍。

他喜欢她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秀发,靠在他的怀里,任由他用手指温柔地拨动。

他还很喜欢将头伸出公交车的车窗,风吹动他的头发,她拉着他的胳膊,说很危险。可他告诉他,也很自由。

后来,她渐渐喜欢上和他一起将头伸出车窗,他和她脸颊贴在一起。她说,她很幸福。他说,他也一样。

她知道他一直都想要某种模型,为此,她积攒下一个月的午饭钱,准备在他生日时买给他。

那是她第一次,午休结束后,她乘公交车几乎跑遍整座城市,终于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买到他心仪已久的模型。

他打电话问她,为什么下午没来上学。她说,身体不舒服,早退。

那晚,他准时开始和朋友们庆祝自己的生日,与此同时,她正在城市的另一端,乘出租车赶过去。

司机问她,为什么这么晚还去ktv。她毫不掩饰地回答说,我喜欢的人在那里。

她只记得那晚他很感动,也是在那一晚,她决定将作为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给他。

他的体温冷冰冰的,但她能体会到他身体似火的脉动。他吻遍了她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肤,她僵硬地感受着他熟练的肢体动作。

她顷刻间泪如雨下,那样的没有缘由。就像风掀起落叶一般。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说,你怕吗?

她哽咽着摇摇头,因为还没下定决心说,我怕你不喜欢我。

多少情愫,在那一夜后,全部化作床单上那的一点朱砂。

秋日飒爽的天气悄悄来到,她撕下记录自己例假的一页日历,她知道事情终于向着自己最害怕的方向发展。

他说,他来想办法,可一名高中生又会有什么样的办法呢。她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惧。

下午,他旷课拉着她去他家,那是她第一次去,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庭。

他悄悄地推开卧室的房门,几经翻找,终于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一摞现金。她就在旁边将他的行为全部看在眼里,她知道他要做什么。所以,在他伸手要拿走钱的时候,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我有钱。

看到她手中攥着的一摞钞票。他诧异地问,钱从哪来的。她告诉他,是她从小到大攒下的所有压岁钱。

除去爸爸妈妈一定会发现这一点以外。

可她想不了那么多,当天下午就做了手术。

他说他一定会娶她,她发现自己真的变了,变的什么事情都敢做主,什么都敢去相信,以及愿意相信。

她想问他,这句话是否对在她之前那个女孩子也这样说过。可是她问不出口,她不想破坏现在的幸福。

转眼间就到高三下学期,她和他放学一起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在操场上奔跑的身影也已经看不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切都变了。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她和他也不会例外。

他说,要和她考进同一所学校,如果不能他就复读。

她相信一定就可以这样一直在一起。

高考前夕,他说他的梦想做建造师。而她的梦想其实是做名医生,却硬是配合他说自己未来想做造价师。

因为那样就可以在一起工作。

可事与愿违也是早已注定的事,他考取一所本地大学,她则是外省的一所名校。

对此,他的解释是家里不想让他继续复读。她怒视着他,想狠狠地抽他一巴掌,但她却始终没鼓起勇气抬起手。

她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她说,你从来就没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呢?

她简直太激动了,说起话来已然不像平时那般伶俐,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她再也无法说下去。

她想,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即便是分手也好。

他也蹲下来,就在她面前,他说,相信我,这是我父母的意思。

所以你就用来伤害我!她脑海中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可是,她还是选择放弃纠缠下去,不是因为相信他,而是因为喜欢他。她能为他找无数个理由来欺骗自己。无论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她都没有怀疑的余地。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卑微

大学一年级夏天,她和他终于迎来分手,她问他为什么。他说,他累了。

她不懂,可是她也不想再问,因为她发现她一直害怕的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

她并非是放不下她喜欢的人,而是放不下为他付出了那么多的自己。

大学毕业前夕,她拨通他的电话,那充满沧桑的一声“喂”,刹那间勾起她无数回忆。她说,我一直在等你,你相信吗?

他久久没有说话。

她正准备挂断电话时,他却轻轻地地嗯了一声。

顷刻间,她三年来构筑起的心灵防线一一崩塌,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被他的声音,全部推到。

她想,如果是以前的自己,一定会立刻买上机票飞回去见他。

她说,可是,这次我是骗你的,第一次骗你。

他说,我知道。

她立刻挂断电话,因为,他永远也不懂,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而她还有一句很喜欢的诗就是——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