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伊人红衣下的爱你

2020-01-18 本文已影响 2.98W人  绿黟

日记本里夹了张泛黄的老照片,我顺手抽出它,岁月从指间哗哗流淌着,好像自己正在时间中须臾倒退。

照片上是我的阿姨,光洁的脸蛋上始终挂着像揉进蜜糖里的笑意,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灵韵也溢了出来。梳着简单的马尾辫,惹人喜爱的是那袭红色的衣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姿和不盈一握的纤腰,周身隐隐透出莹润的红光,整个人仿佛融化在春风和颀长的鲜花里。

阿姨特别喜欢穿红衣,这是我打记事起就知晓的一件事情。她不特别喜欢红色的艳冶但却喜爱红衣,好几次我问她缘由,她都是不由自主地移开目光,像是在回望,又沉默不语,令人遐想纷纷。我想,此刻我手里的这张老照片的背后,是一段曾被她回忆多次的她与他的故事

姨夫缺一根手指头,从小没受过教育,是闯江湖的汉子,为人仗义,性格自然是慷慨大方,粗鲁开放的。谁能想到他在阿姨面前是服服帖帖的。阿姨是学医的,性格内敛娴静待人友善。天壤之别的他们能走到一起对常人来说是奇迹吧。目前,阿姨经营着一家诊所,姨夫则在外头挣辛苦钱,生有两女,生活平平淡淡。那张老照片,是姨夫拍摄的,阿姨身着的那件娓娓红衣也是姨夫所赠的第一件礼物。流年轻转,伊人红衣,阿姨喜欢它,喜欢他,也喜欢他们,在最美的梦里。

我静静地聆听回忆如潮而至的声音,阳光映地我脸颊滚烫。姨夫常常笑盈盈地讲道:“我老婆最漂亮”,我自然把它看做爱情浪漫细腻的宣言。几月前,在泛起金色波浪的油菜花地里,镜头对准爱恋,焦距拉进甜蜜,那张突如其来的亲吻照谱写着曼妙的情诗,再靓丽的景致也不及此刻的心意与心爱。几天前,阿姨右手受了伤,白日辛勤工作的姨夫仍是不感劳累地开车送阿姨来县城治疗,对姨夫而言,阿姨是他绝无仅有的珍惜,才会百般地疼爱与悉心呵护。当爱褪去激情的外表,回归平淡的真身,他们还能握着彼此的手死心塌地地互相守护,这是多少人羡慕的。

我喜欢他们相濡以沫的爱情,胜于白开水的简单,没有轰轰烈烈,却深沉而厚重,淳朴而真挚。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