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宿世——花开还是春天,你已不再当年

2015-12-26 本文已影响 2.45W人  渐行渐远

宿世--花开还是春天,你已不再当年

箫声渐咽,随着漫天浮动的杨花,零乱在红玉阶前那块琉璃瓦。烟花三月,春光旖旎,正是扬州风景最美的季节。绛云轩外的梨花雪,初次覆满了梢头。那前时采菱的女子,你大概正倚在我昨宵梦中,那叶粉雕玉饰的兰舟,细品香茗,微醺梅酒。云帆正缱绻着涛声依旧,舱帘正氤氲着晓风碧柳。你那画舸中濡云洇月的翠云纱,掩面萦羞,仿佛至今仍未读懂你当初的诺许与将来的守候。你那闺阁中缀玉研香的绣雨绢,染指风流,似乎还在痴痴蝶语着你前世如缕的心事与今生久违的温柔。

那时令微寒,我曾于闲庭信步,沉园饮马,铃溪垂钓,东篱酿酒。但我从未忘记追寻你那旧时斑斓的舞姿,痴绝你那昔日朦胧的身影;那时令碧水摇滢,潆洄荡漾,云蒸霞蔚,风情叆叇,笙歌泛晓。我初遇你忧郁的眼神,宛如素来轻薄不肯,打马你柔弱的琴声,恍然今生不曾苦恨。那时令四帘梅雨,满城烟絮,故国兴衰,荣辱不定,驰隙流殇,一朝春荆人潮熙熙攘攘中,你我忽同陌路,过客匆匆。还未来得及告一声别,道一声珍重,便悄然背向而走,只遗下桥面双影,渐行渐远渐无穷。

花易落,梦难拾,情且淡,缘已疏。犹记,那年初春时节,青空偏坠白雪,街市花灯未灭,未料与君诀别。佛前忏悔,惟数曾经,从未赴过你的约。如今我心病难解,心经百遍,方才憬悟到,这世上,谁也不及你体贴。在你不在的日日夜夜,我叠了千万只折翼雨蝶,用以装帧你那当时未染纤尘的明月。而今我惟有感伤,旧故里十月的村野,月自圆缺,人也圆缺。人生几度离别?你那段空白的岁月,我又该用怎样的思念来衔接?

想那当空的皓月,年年为谁而圆缺?那庭院的桃花,今生又为谁而凋谢?

曾为你折尽杨枝,弦断情词,画纸凝滞,泪露相思。不知为何,偶然重逢梦中,你那回眸莞尔,两靥青涩,简洁的依念也仅化作了无意的腼腆;不知为何,再顾倾城,依然黛蛾微敛,形容娇妍,只是相觑无言,含恨凝噎,多少相似又多少生疏,恍若天上人间尘隔般遥远;也不知为何,如今搦笔无题,未曾濡语先濡泪,那红笺上的锦字,未尝结句便一直低吟,呜咽唏嘘。

"又忆前时相识景,暗将心事付歌声。我恋君时君未娶,我嫁君时已倾城。"这是你的春风词笔,我至今仍记。可你竟走得那样决绝,似乎亳不眷恋,我那旧居山园的梅影横斜。我曾于琼楼玉宇,提笔清癯,把我们穿越千年的相遇,雕入青史的边隅;也曾于二十四桥,为你采撷一篮红药,聆听你那一曲玉人箫;也曾于华清未央,碧落下的庭阶,浣花酗酒,为伊泪落。我知道,你就是唐风宋雨中,最美的一首七言佳律与花间柔词,伤害你是我平生最大的不该,忽略你是我此生最大的缺憾。然而生生是客,总将尘缘沾惹。画眉凄侧,夜来往事弄清歌,不知身在旧亭阁。

浅忆恁时,你那嵌了月辉的古筝,你那久闭清冷的城门,你那断肠声外已近黄昏。我说,待到缘分重生,纵是千年我也苦等。等你再一次为我揾拭,过往的夜深深,泪涔涔;等你发现我那朱户柳楯,我那云壁扉宸,一直雕刻着我对你的认真。

然而再造青门,渐渐模糊的回忆中,已寻不到任何温存。当日白衣胜雪,翩翩少年,已老了朱颜;当日兰居蕙畹,孑影佳人,已随世变迁。那三个字,忘了说,竟来不及悔过,便泪眼婆娑。

窗外,你植的余容,因为我的冷落,谢了一地的绯红。来年春天,它应该还会开吧?只是--花开还是春天,你已不再当年。

联系电话:15656479220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