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只字不提的诗意

2018-04-28 本文已影响 2.37W人  流兮

窗外秋雨,凉了整个雨季。我站在风的故事里,连纸张都学会了呼吸,我却忘了为你抒情写意。

故人达达的马蹄,岸边泛尘的脚印,怎去皈依,一个单薄的黎明,没有了你,繁华似锦不过过眼烟云。我持笔,为你的过往填词,我落笔,洒下清澈的泪滴,我挥不去,爱已破碎支离。窗外月色独饮,一杯回忆,两行墨迹,不提前世,不忘今生,轮回怕已注定,我和你两两相顾无言,两两不可寻觅。

红尘乱,花飞散,谁知相遇,这般滋味,这般空虚。时间故去,秋霜染鬓,一曲离歌半世痴癫,窗外月光慢慢走出心事重重,一壶浊酒,只不过浸透一夜清愁。风情姿,沾染红袖,我在落款处守候,你在开头已然放开了一纸刺绣,用尽爱与恨的词汇,跌入雨水,混淆了所有的情绪。

走完了整座春秋,走不进你的温柔,暗香盈袖,秦淮歌罢,寂寞锁住梧桐清秋,一步履迢迢,荒凉了每个安静午后。你带着船舶出走,我等在无人码头,武陵人斧头已朽,你不归,我宁愿背着美丽的错误,化入流水落花最后的挽留。木雕流金,一座空城一座空,荷风已走,墨汁干涸,头顶是一片月光还是一片魔咒,让自己深深地无处可逃,无处从容。

用折扇把悲伤的颜色调入,用酒杯把伤感的诗歌收进影幢,一夜孤人,怎去抛开尘世,在轮回里兀自了然成诗,心情的开阔虽已荒芜,但我愿做一爿断崖飘落的枫叶,断翼的艾草,沉默的一滴灰尘,我愿为你再次晨钟暮晚。

那楼阁,那磨盘,那老井,那痴情的人儿,夕阳亦步亦趋着过往,一切心声在湖水里默哀,杯水画墨,秋风落叶,归根的是思念还是疼痛,那卷起的尘埃把往事掩藏,也许古墓里会有弥新的温情脉脉,杨柳依依。

一片秋,尽染赤色的悲情,落日滋味,入景入心入水,此情此景,此时此刻,目睹了琴瑟合鸣,高山流水,却耐不住夜的清,月的静。

我挥洒下沉重,却躲不开你的身影,迢迢的梦里花落已然不知多少,谁还会在门后锁住衰老的容颜,谁还会描上墨色的眼线,只为与你有关的一切有关,无关的一切无关,相遇的桥边,红花踏着忧伤红了一遍一遍。

归人?离人?古琴与宣纸。雪花惹尽了白色的才情,我携来了忐忑不安的流水,只为你的故事研磨那些棱角,哪怕化入炊烟,哪怕混迹于雨天,勿念。

岸上又多了一些空荡荡的脚步,是你带来了悲伤,还是悲伤在踽踽独行,纵然往事不堪回首,笔下却依旧只是你,只是你给我的花下葬礼,诗在游离,一盆心雨,让凋零的美丽成了一盘无终的棋局。

流年似水,苍老了回忆,任何熟稔的体例,难再提那尘封已久的心,难再用狭隘换回你用转身瓢泼的一场秋意。

我背着淡水的口袋行走于花开花落,物语清风,车辙上满是泥泞的记忆,泥泞的爱情,我一次次假设放下月亮惹下的祸根,放下爱与恨的定义,放下你放下的词语,走入风里,再去与你如昨日黄花般的相遇。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