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最怀念的那忧郁

2016-02-16 本文已影响 6.89K人  寒风

那时我叫她“向日葵。”大大的眼睛,方圆的脸。我终于不曾知道她的年纪,仿佛是我们班最小的一个,十六七岁的模样,然而脸上却看不到一点稚气,而是爬满了沧桑和忧郁。

早恋已经不稀奇的年代里,她也曾坠入过爱河,并在心上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在脸上留下了悲伤的花纹。正如许多女孩子一样,有过一段痛彻心扉的恋爱之后再不敢也不情愿涉足爱情的领域,生怕再有从前的刻骨铭心,伤了心就极难愈合,免得旧伤未合新伤又犯。就使再有一次恋爱,许多时候第二者只是前者的代替品,欲利用第二者来达到忘记第一者的目的,然而与前者毕竟是刻骨的爱恋,前者便如针一般刺在心上,又如天生的胎记一般深深印刻,挥不去,抹不掉。

“向日葵”曾尝试着移情别恋,可虽恋了,却真情未移,没过多久便分开,此后只身一人,我见着着实有一种心痛,一种莫名的心痛,看着“向日葵”我想到黑龙唱的一首歌叫《被情伤过的女人》是这样唱的“被情伤过的女人,再不会轻意打开爱的门……”

终于我也逃脱了感情的束缚,我也只一个人独自地,孑然一身地守着书过日子,作作粗浅简陋的诗,写写没人认可欣赏的文章,抽抽劣质抵挡的烟,喝喝高度难饮的酒,听听落后苍老的歌。聊以慰籍空洞孤寂的心和生活。

许多人说我在堕落,而我的表现也显得颓丧,老师说我是愤青,而我自以为自己只是不愿苟活,随波逐流。很复杂的自己,很复杂的思绪……有点自卑,有点骄傲,在“向日葵”面前我始终是傲不起来,反而是自卑感更强,这种自卑感让我很压抑和痛苦。

“向日葵”是一个冰美人,那时我自认为如此,慢慢地发现她内心有一种隐约的柔情,只是不易被人所发现,就像月亮一样,淡淡的冷光中夹杂的柔情,需要懂得体会才会发觉。眉宇间流露着淡淡的忧郁,一种高贵的忧郁,让我生畏,让我怜惜。

终于我压制不住心中油桶燃烧般的爱火,引用裴多菲的《我愿是急流》向她做了爱的表白和宣言,她并没有吃惊,只是很不热情的拒绝,并敷衍说十年后再说这个话题。

但(一个但一个转折,也许人生一个但便是一个转折,爱情中一个但有时会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我是实实在在的爱了,从一开始就被那种高贵的忧郁所征服,那种忧郁有着艺术般的美。

有一次有个女生过生日,终于有机会和她一起吃饭,我们喝了点酒,我向她宣泄着我心中的压抑和痛苦,她锁眉问“要我怎么对你才算好嘛?”我说我别无他求,只愿你别对我如此冷漠,她答应着,在灰暗的灯光下,很美,我看着她有种心痛,莫名的心痛,想拥她入怀,明知被拒绝,终于没有行动,只好罢了念头。再说--她又哪里需要?

那晚我们去酒吧唱歌,开了个大包间,我苦闷了几杯酒自己抽起烟来,没敬过她一杯酒,没给她唱过一首歌--虽然她很讨厌我唱歌,后来觉得有些遗憾,可人生总在遗憾中度过,倘太完美了倒没味了,就是有了遗憾,才有所怀念。

写到这里已是凌晨1点钟,寝室走廊上泛白的白织灯在努力的释放着最强的光,我伏在桌前,仿佛“向日葵”的脸就浮现在我面前,看我手中的笔和桌上的纸。顿了一会,从桌子里捡起一支烟狠吸两口,那袅袅的烟又幻化成了她的脸,带着忧郁地看着我。想着想着烟灭了,看着看着就散了。

还记得我说我愿意是急流时,她半开玩笑地说我还是大江呢!我想她倘是大江,我亦还愿是急流,流入地的胸中怀中心中,融为一体注入大海,流向无边的自由和辽阔,在大海中撩起海藻荡漾,惊起海鸥一片,抚摸着安静的海滩,凑起一支静静的歌--可她又哪里需要?

她只有冷冷的忧郁和安静,她的心扉紧锁着封闭着,我知道她在等待。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调落,”我当真不是那归人,只是个过客?

虽然她敷衍说十年后再说,我却当真,遥想十年,甚是可怜,况且十年后这世间不知道是否还有我,但(又一个但,一个但一个转折,这个但也许是一生的转折)我想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有了希望就有活着的理由,我再不想黑色的灵车带走我的魂,我再不想白色的花葬送我的魄,我再不想黑厚的地母永息我躯体,我想活着,为她,我要活着,为她。

我想用一首诗来结束这漫漫的思念。

如何让你遇见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诗人阿 你在佛前求了五百年只求一段尘缘,我要在世间等待十年,求一世相恋,这要求是否过高?你化作一棵树,我该化作一阵寒风,在这世间漂流等候,等那一朵忧郁的向日葵,候这一世的倾心之恋。

二0一二年十月二十日夜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