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相亲(四)

2015-02-14 本文已影响 7.2K人  射天狼

相亲(四)

时间,在一分分流走。

人在痛苦和等待中,总觉的时间的漫长,总盼望时间快快过去,看到希望的曙光……

人在幸福和快乐的时候,却总想把时间留住,让幸福和快乐变成永恒。

可时间是公正的,正因为公正,它也是无情的。它不会因为你的痛苦而加快自己的脚步,也不会因为你的幸福和快乐放慢自己的步伐,它不会为你提供后悔和弥补的任何机会,时间在每个人面前只有一次,并且一去无返。

太阳斜挂在歪脖子树上空,阳光从树叶的空隙里照下来,就象是一个金黄色的花环,抛在了树下这对青年男女身上,他们还沉浸在初涉爱河的喜悦里。

长河拉过她的手,看她手腕上的手表,那表的时针指在11上,分针指的是7,那秒针可是不停,哒哒的跑着……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心里都知道;这约会、相亲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如烟把手表摘了下来“你带着它吧,也许你比我带着更有用……也留个纪念吧。”想到就要分手,思维就象被掏空了一样,她难过的想哭。她想到自己被推荐上大学离开爸爸妈妈的时候,也不曾有过这种心碎的感觉。

长河把手表又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在部队,战士是不准戴手表的,这是纪律。你是工厂的技术员呢,戴着比我有用。再说,你回家妈妈一看这表没有了,人也许出去了,这不是赔了女儿又舍表,还不骂你是个傻瓜,呵呵……”

“长河,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什么能再见面?”如烟秋水般的眼神里含着焦急和盼望。

“服役期是三年,要是回来再不走的话,那就是今年年底了。你说,你是希望我回来、还是不回来?”

长河这次探家的时候,指导员找他谈话告诉他,团里已经通知连队,他的提干命令这几天就下发,可连里没有接到命令以前是不能宣布的。他知道,没有宣布的命令那就不是命令,还不能算数的。要是这命令一旦宣布,连队的老乡就会发电报告诉他,因为这干部、战士的身份,实在是牵扯着找对象的标准和条件,这次回家找对象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看着如烟,越看越是喜欢,不由的笑了出来。

如烟脸脸色又是一红,“笑什么啊,军人心真硬,没看到人家难过?你回来也好,不回来更好,……哎,你要是不回来,那就是个官了吧?能是个什么官?”

“部队上的干部是,排长、连长、营长、团长……一级级排上去的,那当然是从排长开始了,排长的官是最小的,可再大的官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如烟这次把话飞快的接了过去“我明白啦……”,她拍着身边的老槐树,“就象是这棵树吧,再大的树也是从一粒种子、一棵幼苗开始的,是吧?”

长河看着她,也拍拍身边的树,心里想:自己要做一棵参天的大树,做真正的军人、男子汉,撑起一片蓝天,为这心爱的人遮风挡雨……

可他对她说的却是“我要是回来,就做个民办教师吧。”他用手指了指坐落在村头的那所学校,“因为我当兵走的时候,就是民办教师。”

有风吹来,树叶哗哗作响。

长河牵起了如烟的手,“走吧,我们回家吧。给俺娘领个漂亮的媳妇回去,给她一个惊喜,怎么样?”

韩如烟害羞的笑着,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这天,格外的蓝。

几朵白云悠悠的飘在蓝天上,象是不愿意离去。

这地,格外的绿。

绿地里的花花草草象是有了灵机、绽开了笑脸。

这水,格外的悠长。

这悠长的河水上游牵着高山,下游扯着大海,象是在唱欢乐的歌。

一对喜鹊嘎嘎的叫着,向东边的村落飞去……

他们牵着手,走在乡间弯曲的小路上。

他们觉得因为有了爱,这天、这地、这水、这人间,都变的格外美好,就连那路边的石头,也看着格外顺眼起来。

这是个旁山、依海的村子。有600多户人家、2000多人口。这村子的男人都是一个姓,几百年前他们的祖先搬来定居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水泊汪洋,他们本来就是一家,几百年的生活繁衍,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

正是吃午饭的时候,街上没有多少人,但还是有人看到了。

一个在门口抱柴禾的妇女,放下了抱着的柴禾,笑咪咪的走了过来,长河赶忙叫了声“大婶,你这是抱柴禾啊,吃饭了吗?”大婶脸上笑着、嘴上应着,可那眼睛却盯在如烟身上,“呵呵,长河呀,这是谁啊……这闺女长的真俊啊,是你的媳妇吧?到家里坐坐,让我好好看看……”

一个胡子有点花白的老人,叼着个旱烟袋,坐在自家门口抽烟。长河对如烟说“这人年龄大,可和我是平辈,我叫他三哥的。”他走了过去,“三哥,在这坐啊,吃了吧?”这三哥的眼睛也是看着长河身后的如烟,“这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呵呵,这是…我朋友啊。”三哥喷出一口烟来,“朋友?什么朋友?怕不是没过门的弟媳妇?嘿嘿嘿……好看、真好看。”

一个穿红衣服、打扮的象新媳妇、手里拐着个篓子的年轻女人急匆匆的走着,看到长河,老远就打招呼“大叔啊,你是长河大叔吧?嘿嘿……你肯定不认识我呢,我是旦子媳妇呀,我知道你从部队回来探亲的……,嗨吆、这是…这就是婶子了吧?……”

长河和旦子是儿时的伙伴,那是光着屁股长大的朋友,看到他已经有了媳妇,这媳妇还不错、火辣辣的脾气、急匆匆的性格、又干净利落,不觉微微一笑,“是旦子媳妇啊,旦子娶媳妇啦…还这么好看,他对你好吗?要是不好,我去揍他哈,我们是好朋友呢,你这是到哪去?”

新媳妇嘿嘿一笑,“大叔,看你说的,我再好看,也比不上婶子吧?你看婶子长的,这才叫漂亮哪。”

如烟从走进这村子,听到了街邻对她的各种称呼,她感到那么新鲜,象是还有点刺激,也感到那么充实,她觉得自己在这里才能确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才能找到一个真正女人的那种感觉,她还感到这个村子的大家族已经接纳了她、并且是那么热情。她知道自己的一生就要和这里的家连在一起,甚至比娘家还要亲密、还要永久,……不由得对这村子格外亲近起来,心里有股热流漫延了全身,感到热呼呼的、甜甜的……

有鸭、鹅的叫声传来,她急忙收起无边的遐思,发现长河牵着她,已经走上了一坐小桥。桥下潺潺流水,鹅、鸭在水面上嬉闹。芦苇丛里,有几个孩子,手拿网兜,在捉寻爬到岸边的蟹子……

如烟不走了,就站在这小桥上。

(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