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三世情

2014-04-03 本文已影响 2.79W人  桃花云水

现代的她也曾拥有一个温馨舒适的小家,家里面有一个事事爱逞强却事事总做不好的老爸,每次当他将事情办砸时,都会禁不住仰头大吼,“天妒英才啊1而在这时,她和妹妹鱼若熙就会兴奋地从沙发上跳起,-人手拿-块海绵直接堵上再说。

她和妹妹本来就是一对双胞胎,又因为出生时只相距了一分钟,所以两人的性格最是相投。通常一方厌恶的东西另一方一定也不喜欢,而一方喜欢的呢另-方肯定喜欢。

在那个小家里,她还有一个漂亮异常却不爱打扮的老妈,虽然每天都是一副素妆素衣却依就光彩照人。

原以为她的生命就要这样宁静的过完,却不曾想,老天会对她开如此大的玩笑,既然在她十二岁那年,被父母所弃,被亲妹所离。让她独自一人孤零零地待在那二层楼的小屋中,硬生生不吃不喝了三天。

三天,让她想了很多,懂得了很多。

三天,脑子里始终盘旋着一句话。一句,他们临走时父亲转头对她说得最后一句话。他说:”梦儿,这是你的命,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不管它是好是坏,我们都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当时的她,无论怎么想都不明白这句话倒底是什么意思。

自到遇到他,一个跟她亳无血缘关系却与她生活了六年的陌生男子-君子清。也就是在她十二岁那年,她将自己关在房里无声哭泣了三天。

第四天早上,她忽然听见楼下有一阵”铛铛铛“的扣门声。起先,以为是自己的幻听,她并没有去理会。

但是,当那道扣门声再次响起时,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快速跑了下去,心里有一道声音不住地告诉自己,一定是他们回来了,这三天他们只是和她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可是,当她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满是欣喜的眼睛瞬间黯淡下去,头脑传来一阵晕眩,扶住门摆的双手无力下垂,整个人直接倒了下去。却在要落地的那一瞬间,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的身上有-股阳光晒后的清香,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昏迷前的一秒,她似乎感受到他在紧张,他好像还对着她说话,只是话里的主角叫鸾儿。

当她再次醒过来时,已经过了一天。刚一抬头,就见一双如黑曜石般漂亮又深邃的眼眸看着她。

那眼中有股欣喜,一丝的挣扎,更多的是她所不能理解的目光。看见她醒来,那眼神立马转为淡然,淡淡地开口,”我叫君子清,是你爸雇来保护你的贴身保镖,“”贴身“二字被他咬得极重,嘴角带了丝坏笑,眀亮的房间瞬间黯淡。

”腾,“她脸上经不住地发烫,脸颊被晕红一片。君子清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想法,上前捏了捏她的脸。

自此以后,她上学,他亦上学。只是一个是初一新生,一个是初三学长。所以,在她入学时亦是他离校之时,这种情况-直维持了六年,直到十八岁的她升入大学。

记得那年她好高兴,终于有一年能和他在同一学校下一起上学。

那天亦是她的生日,她早早起了床,骑着自行车赶到三公里外的衣云坊蛋糕店,因为只有这家店能在省内邮寄蛋糕也只有这家店能做出幸福的味道。

她将一个大大的,上面安静趴着两只小狗的蛋糕亲自包扎好,将它匿名既往某处。离开店辅,她感到心里莫名的欢喜,风将她的发丝吹乱,在空中不断飞舞。

可是她却不知,在她身后,君子清从-旁轻轻走出进入店锚,云衣坊的老板连忙将那个蛋糕从一旁拿出递给他,他的眼睛猛然一缩,有液体在眼中打滚,被他生生逼了回去。

他在轻喃,”鸾儿,对不起,是我骗了你。“-颗泪禁不住落下,在桌上砸碎开去。

这些事,还是她后来从他梦呓时听到。她不敢相信,眼前睡着的他会欺骗了她。

他明明睡得是那么清透无邪,怎么可能会欺骗了她,怎么可能欺骗她说:”知道自已的父母住在哪里?“

欺骗她说:”她的父母希望她変得坚强,才离开她,好让她独自适应生话。“

对,他欺骗了她,还欺骗了她六年,他知不知道,是他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却也是他生生拑断了她的希望。

要是没有希望也就不会有失望。

眼角无声地落泪,她不要再见到他了,不要,她要离开这里,对,离开这里。转身,却撞了桌子,脚步一个不稳,跌在地上。

君子清这时正好醒来,看到跌在地上的云梦,立马奔了过来,抱起她,”鸾儿,你没事吧。“云梦奋力挣扎,”放开,你给我看清楚,我才不是你的鸾儿,我叫云梦。“

君子清一愣,眼睛闪过疑惑,”云儿,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用手轻轻探了探了她的额头,却被云梦转头避开,”没什么,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要骗我?“君子清手一滞,偏过头静静看着桌脚,半晌都没开口。

云梦嘴上不禁裂开-丝笑,嘴里满满的苦涩,连带着声音都变得苍凉,”是觉得我傻,好欺骗是吧。“”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那又是什么?“”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伤心。“

”不想让我伤心?“

君子清转过头,两眼直直地看这她,”如果你真的想知道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太过难过。

其实我并不是什么所谓的贴身保镖,我只是一名警察。那天,我在欧海湾发现三具尸体,两具大人的,一具小孩的。经过一系列检查认定是跳海自杀而死,那三具尸体想来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是谁,“云梦死命咬住牙齿才不让它发出声音,肩膀却是抑制不住地颤抖。

君子清忍不住一把将她紧紧抱住,轻轻拍着她的背,他其实想对她说:”哭吧,哭出来会好点。“可那话到了嘴边,却怎么说不出口。

算了,或许此时需要的只是拥抱,说什么话都会显得多余。可他却不知道他没说出口的那句话会永远没有机会再次说出。

第二天早上,云梦已割脉自尽,抢救无效,死。

其实,他还有-句话没说,”鸾儿,我已追随你三生,下一世,等我。“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