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一生痴念(一)

2020-01-31 本文已影响 1.52W人  陌年微凉

从那扇门出来的那一刻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美好,而江潇却是那样堕落。该是江潇付出的时候了。他们是不是还活着,不得而知。曾经已不覆存在。

“离开这里吧,没有人会相信你现在所说的话。现在的这副面容就算站在你父母面前也不会认出来。你能来找我,是你相信我说的话。听爸一句劝不要再回来了。”栗军说。栗军当年是江潇的养父,江潇的姓氏从了栗军妻子的姓氏。

回到住处的江潇,陷入了沉思。回想起曾经的美好。而自己的名字叫林晓。一家人过得很幸福,林晓是长女,林俊是长子,林清是次女。林俊和林清是龙凤胎兄妹。弟弟和妹妹受到父母的关爱比较多。身为长女的她,没能得到关爱,大多时候是照顾弟弟和妹妹。林晓父母在一家律所里工作,但因为有人嫉妒林晓父母才能,将林晓父母被害入狱。家道中落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被送到烂尾楼里的福利院生活。和父母生活十年,就这样和父母断了联系。弟弟和妹妹分别被好心人收养,但当时环境特殊,没能留下多余的信息,只留了地址和电话。后来林晓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福利院因资金问题无力收留那么多的孩子,就这样林晓被送到栗军家收养,栗军家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夭折了。他们家想养一个大一点的孩子。就这样在栗军家生活十年,在这十年里,林晓用的名字是江潇,出去发展“闯祸”之后找到栗军帮忙。

江潇闯的这个祸,是替人背黑锅。那人说可以给江潇很多钱,江潇心动了。因为可以给养父看病,还可以将一部分钱攒下来。可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人闯的祸很大,付出的代价需要进狱里。养父对江潇背黑锅的事情是不知道的,他对江潇说该承认错误。就这样江潇像父母那样进入狱中。在狱中才知道父母早在几年前就出狱了,而且他们受到狱里人们的尊重。父母在这里受到的尊重都与林晓无关了。现在她用的是江潇这个名字。

出狱后,就是养父对江潇说的话了。没有人会认出自己,面容已毁的江潇。只能从新来过。

栗军妻子江韫是江潇的养母,从狱中出来她一直默默支持江潇活下去。在狱里江潇的脸部被人恶意戳伤。医生说活着已经是一个奇迹。当初那人给的钱,养母留着一部分,说为我女儿的将来,这部分钱是为她出国用的。现在被用来治疗病情。陷入昏迷的那段时间,梦里的江潇看到的是曾经的自己和一家人在一起很幸福,但一转身,身边没有一个人了。只剩下自己活着,没有人在乎自己了。但一束光来了,是养父母。后来梦醒了。

“江潇,说话啊,记得我吗?”江韫问道。她的手一直握着江潇的手。栗军站在一旁。

“爸,妈。”江潇声音微弱地说出话来,泪水从眼角流出。

“既然醒了,就好好活下去。当初是我错怪你了。爸向你道歉。”栗军说出话来。

“我们离开这里吧,一起离开。”江韫说道 。

“你,我们接受了这些钱。就不能为你向那些人讨回公道。只能从那些对你下手的人开始。你可愿意?”栗军说。

“对不起,让你们为难。如今我只能看着时间度过。走一天是一天。有办法我就要尝试。既然可以活下来我就不会白活着。我们一起离开,然后我们要风光的回来。”江潇说完,眼里充满泪珠。

其实,在狱里那些人对自己说的话一直都没有忘过。“你得罪的人要我们不能放过你,所以好自为之吧。姑娘,这些药记得吃,你的器官将会被林家使用。还请你记住自己现在处在什么位置。”

“林家,是林海峰先生吗?”

“不是,你想多了,既然你都这样,就乖乖等死吧!”

是啊,乖乖等死。然后就这样再快出狱时被人弄伤脸。身体已经大不如入前。父母还不知道我能活多久,还是悄悄离开吧,至少不会伤害他们。

狱里

“那姑娘已经同意捐献器官了,家里人也会得救吧?”

“话说得太多了,做好自己的事。那女孩的脸是怎么回事?”

“就是教训一下,但不经打。住院了。不知道醒没醒 ?”

“让你动手了吗?信不信对你家人动手。”

“呵,真是说笑了 。我收了两个人的钱,一个要我找一个捐献器官的人,一个让我将那姑娘的容貌毁了。不都是一死,不如让她早死。您说是吧?”狱的人在想着其实一直偷偷给姑娘吃药,才能捐献器官。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这样就可以得到两份钱,给家里用了。

“另一个让你毁姑娘容貌的人是谁?”

“不知道,来的人是个律师助理替他的老师来的,听说是之前在狱里呆过的林海峰的竞争对手李裕盛。两人一直互不对付。”

“钱会到你家人手上,今天交谈的内容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林尘说完,转身离开。林尘之前在少管所带过。在所里时,一直是林律师照顾的。后来出社会带着妹妹来到林律师家生活,改成了现在的名字。妹妹叫杜悦熙。从了养母杜玉的姓氏。狱里女孩的器官以后要用在自己妹妹身上,这件事父母是不知道的。为了妹妹活着,身为哥哥必须这么做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