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三生湖畔,谁许我一世清浅

2012-09-05 本文已影响 9.83K人  紫茉

今夜,新月如画,红叶飘飞。

三生湖畔,离别渡口,我用纤弱的右手在月光下勾勒你的模样,视线里流云飘过,秋日的风也在四处寻觅落脚的穴居,安静的水面,没有游船,只剩寒鸦数点。

思念于我,似乎是一场无关风月的游戏,临摹了半天,却画出了满纸的忧伤。

沧桑的旅历,成全了我漠然的格调,我总是那个迟到很久,却又要做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迟到,是因为不确定,怕所有的幻想与美好在现实的摧残下化为乌有。

当我终于战胜自己的不安,勇敢向你跨出那一步时,你已走远,茶还未凉,却不见你的踪迹。

擦肩而过似乎是一件很美丽的事,山河还在,温暖犹存,而且还多了一个眷恋的理由。

你说,遗憾的事反而能够永远铭记,做不了我生命的主角,让我铭记终生也好,所以你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我要的不是错过,而是执手。

也许,再多等一分钟,心就不会这样痛,也许,再多点一盏灯,就能成全两个人的幸福,可惜天意弄人,事与愿违。

偏偏你走了,偏偏我来迟。

时过境迁,光阴流转,你是否还记得我们的夕阳之约,是否会留恋我们一起把酒临风的岁月,是否,也在某个不眠的夜,于馨香的红笺之上,将我细细勾画,诗化成你永恒的惦记。

喜欢着一袭红妆,听溪风的呢喃,看冷月的优雅。喜欢在这样的风景里,一个人弹琴,一个人写诗。

喜欢就这样安静的回忆着与你的邂逅,你于时光深处踏歌而来,玉笛声声,轻舟如梦,而我在岸边轻拨琴弦,附一曲《长相思》,与你比兴唱和。

此去今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你轻唱着华美的词章,划着船儿渐行渐远,没有留下姓甚名谁。

其实,你懂,我亦然。

你懂我古琴弦上的音律,我懂你浅吟低唱里的无奈。

于是,我们相遇。擦肩。然后错过,各自天涯。

那样的风花雪月,那样的美目当年,那种种的动容与喟叹,如今只能在回忆里寻觅。恍如隔世,一梦千年。

如今的你,是否还是当年模样。

曲终人散,归人不在。这场陌路繁华,或许我只能看看,然后,嘴角轻扬,笑笑这美到荒唐的尘世。

我用瘦弱的指尖,拘一把细沙,将它们遗落到风中,让它们去寻找重生的希望,并以此,来祭奠我那不染纤尘的过往。

然后,就遗忘吧。时间是最好的解药。

悲伤太久,只会和幸福作对。所以,我选择了离去,花开花落的等待里,我的心渐渐冷却,不要怪我,真的如你所愿,你已成为我心里永远的秘密,不会提及,不会忘。

我希望遇见一个人,与我共剪西窗,共赏夜雨芭蕉。

希望有一个人陪我去看不同的城市村庄,经历不同的事故人情,去弥补那些落寞的时光里错过的风景。

月老祠前,我为缘分点上一炷香,虔诚的祈祷。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