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茉莉的爱情密码(上)

2020-02-11 本文已影响 1.22W人 

23、15、1、9、14、1,这不是一组普通的数字,而是茉莉的爱情密码。按照1-26个字母的数字顺序翻译成字母拼音后就是——,我爱你。

我对很多人都说过我的初恋是茉莉,她忽隐忽现的交织在我的生命中,可是,我却怎么也抓不住……

茉莉家与我家只是隔着一个窄窄的胡同。可是这些年里她家门口早已是荒草丛生,门上的锁也是锈迹斑斑。站在我家的平台上可以看见清楚的看见茉莉家的院子,虽然是水泥的院子,但是边边角角却也长满了野草。门窗的油漆早已脱落,电线脱落在屋檐下。那种破败,让人心酸。

确切的说,茉莉已经在这个村子里消失八年了。

十一岁那年我跟随全家从遥远的东北搬回高密老家,一切都是新的。可是我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我们家是从东北迁回,在这个只有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子里无疑是一件重大的新闻。父母是成年之后才去的东北,在土身土长的家乡很快就融洽了。而我就不一样了,在全村的孩子、乃至整个刘家沟小学的孩子眼中,我是一个另类,说着纯正的东北话,带着古怪的狗皮帽子,不管在哪儿出现,都会吸引很多孩子的目光。于是,很多大孩子总是在放学的半路上堵住我,问我一些诸如你是从哪里来、叫什么、几年级之类的问题,不回答就不让我通过,有时还拿着土块石头之类的吓唬我,无奈的我每次都是如实的回答。而小一点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则喜欢跟在我身后起哄,学我说话、叫着他们给我起的绰号——东北客。

但是时间久了,大孩子们问来问去还是那些问题,小孩子们渐渐失去了新鲜感,没有人理我了。但是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没起过哄,甚至对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好奇,她就是茉莉。

茉莉家和我家是邻居,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可是茉莉对于我的出现从没正眼瞧过。我时常看着这个圆圆的娃娃脸,喜欢留长发的女孩从我家门口经过。她不仅是我们家的邻居,还是我们班的班长。她从没有和我说过话,即使她做着班里的语文课代表,每次发作业时都是站在讲台上念,大家去上边领作业本。但每次都不会喊我的名字,因为我的作业本每次都是放在最底下,她每次都是走回座位时路过我的座位,随意的把我的作业本扔到我的课桌上。我曾经试过几次,按照交作业的不同次序交我的作业本,但是发语文作业时,我仍是最后一个。这让我很郁闷,就连班主任叫我去办公室,都是她安排我的小组长喊我。我着实不知道她为何对我这么冷冰冰。

即使每天在一个胡同口相遇、每天在教室里相见,但是茉莉一直对我不理不睬。三个月后的一件事,我认为让我们的关系更是冷到了冰点。就在我转学到刘家沟小学三个月后,因为我成绩突出,各方面都名列前茅,所以老师撤换了茉莉的班长、还有班里原来的体育委员刘少阳,让我一人兼班长和体育委员。我觉得被撤职的茉莉一定恨死我了,因为我的出现不但抢走了她的班长职务,更严重的是抢走了茉莉保持了四年的第一名。当我终于融合在同学中说说笑笑时,我却似乎能从茉莉的眼神中读出一种怨恨。

那时我们的小学保持着一个传统,每个六年级毕业,都会举行一个毕业典礼。典礼上的重头戏不是什么演讲,而是吃西瓜。一大车的西瓜,每个人都可以开怀的吃,吃不上甚至用西瓜瓤打架。而每次毕业典礼都会从各个年级邀请两个人去参加,而那一次,老师竟让派出的是我们俩。我抱着两人座的长条凳往六年级教室走时,谁知因为凳子坏了,一边的凳子腿不时的掉下来,我一个人无法兼顾两头,一时忙的我满头大汗。这时一直跟在后面表情冷冷的茉莉伸手抬起了长条凳的那一头。可是一前一后斜着走很是别扭,我俩就那么别别扭扭的走进了教室。当我们一人一头抬着长条凳出现在六年级教室里时,整个教室的人突然哄堂大笑起来,还有男人在后面尖叫,坐在一边的老师们也跟着笑。我俩莫名其妙,这时几个起哄的男孩子大声喊着说我和茉莉是两口子,又有一群男生开始起哄。老师们也并不以为然,只顾着笑。后来我才明白,那时男女同桌都是需要划分三八线的,对于男女的事特别容易起哄。我羞赧的低着头不敢抬头,无意间看到了茉莉的脸,红扑扑的,但是依然保持着一种冷漠,甚至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目光中责备着我带给她的灾难。

谁都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全班甚至全校都在流传着我和茉莉谈恋爱的谣言。更可怕的是原来的那个体育委员刘少阳竟然莫名其妙的在茉莉的语文书里找到了一张纸条,刘少阳当着全班人得面大声的念着:茉莉,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你!佰一山。一群人围着茉莉争抢着看那张纸条,刘少阳请功似的递给茉莉。茉莉看了一眼纸条,扭头又看着我,握着纸条的手紧紧的攥起来拳头。我和茉莉之间隔着四五张桌子,但是我的汗立马就下来了。这很明显是栽赃,但是没人听我解释。这一张纸条无异于一个炸弹,不到一天得功夫全校的学生都知道了我和茉莉在谈恋爱。而更糟糕的是,这竟然是全校学生当中唯一一件谈恋爱的事。

之后的很多天里,不管我还是茉莉在哪里出现,总有一群学生在后面指指点点。我发动了我的报复行为,在班里用教杆狠狠敲打那些说的最欢的同学,但是怎么止也止不住。与我相反,茉莉并没有过多解释,对我依然不理不睬。

升入五年级后的一天,老师重新排了座位,这次老师是按学习成绩排的,这样我和茉莉毫无悬念的成了同桌。几乎每天都有因为越三八界的男女同学吵架、打架,但是我和茉莉从不会出现这种事。因为我们两人都往桌头靠,中间留有大片的“领土”。

过了一个月后,这件事也就不新鲜了,人们渐渐淡忘了这件事。不久后,镇上要举行一次数学竞赛,为了获奖,老师给我和茉莉单独开小灶。每天放学后,都会留下我和茉莉,给我们进行数学辅导。

有一天等我们做完老师的测试卷回家时,天已经黑了。好在有月光,模模糊糊的能看清楚路。老师知道我和茉莉家是邻居,所以每次都叮嘱我和茉莉一起走,注意安全。但是我和茉莉从来都是她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中间隔个七八米远。茉莉走的不快,我也在后面晃晃悠悠。因为我们是三四个村公用一个小学,而我们村是距离最远的一个,需要走半个小时左右。途经一个村子,一大片荒野和一片树林子。就当我们走到途中的那片树林子的时候,隐约中茉莉停止了脚步,我走到她身后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停住了脚步,因为我从没有超过她。但是我发现有点不对劲,我发现她浑身有点发抖,似乎在盯着什么。我顺势望去,才发现,树林边上站着一个黑影,一动不动,就档在我们的前方,在树林的阴影下,很是可怕。我也不禁汗毛直竖,浑身发冷。这时茉莉后退了几步,走到我身边颤巍巍的说:那是人是鬼?我也吓得声音都颤了,我摇摇头。茉莉悄悄靠近了我,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胳膊。这时,一阵阴风吹来,黑影动了几下,似乎要向我们走过来,茉莉拉着我赶紧往后跑去,我俩一口气跑了一两百米,才停下大口喘气。可是回头望去,黑影还站在那,我们赶紧躲在了一个土包后面。我都能听得见自己的心剧烈跳动的声音。茉莉紧挨着我蹲在那,她第一次离我那么近,我的脸几乎可以贴着她的头发了,她的头发传来了一阵清新的香皂的味道。茉莉是为数不多的散着长发的女孩,这当时是很时尚的。就那样,我俩蹲在土包后面足有二十分钟,可月光下的黑影一直在那。后来我俩实在蹲的累坏了,可是黑影依然不动,这时我有些怀疑了,我们俩又小心翼翼的走到树林子边去看,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个穿着衣服的稻草人。不知是哪个恶作剧的家伙竟然把他绑在了路边的树上,虚惊一场,我俩笑了好半天。可没想到的是我和茉莉竟然莫名其妙的拉近了距离。回去的路上我们竟然是一起走回家去,还研究了一道数学题。

第二天下午课外活动时,同学们都去操场玩了,我和茉莉却在那做着老师给的测试题。正当我为解不出一个题而苦恼时,茉莉忽然递过来一本练习册。我不知缘由的翻了一下,忽然看到书中间夹的一张叠的整齐的纸条。我好奇的打开看,竟然是茉莉问我的一个问题: 那次那张纸条真的是你写的? 我一时语塞了。不知如何回答。事实上那纸条绝不是我写的,一定是刘少阳伪造的。但是看着在一边假装学习的茉莉时,那圆圆的娃娃脸,长长的刘海,散发着清香的味道,我的心忽然一动,说不清的一种感觉。我一时竟糊里糊涂的在那张字条之下写上了“是我写的”四个字,又把纸条递给茉莉了。茉莉假装并不在意,我在递出去那一霎,心里紧张的要命,不知茉莉看到会什么反应。我希望她看到,又不希望她看到,矛盾的不知如何是好,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茉莉并没急着看,而是一直忙着写作业,直到写完那张卷子才不以为然的打开那本书,拿起字条看。忽然我看见茉莉的脸很红很红,她看了我一眼,但是眼神中却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我犹如上瘾了一样,放学前又写了一张字条,其实就是把刘少阳的那张翻写了一遍,悄悄放到茉莉的书里地给她。茉莉警惕的看了四周后才打开,看了之后脸更红了。反正大家也都认为我和茉莉谈恋爱了,早已有事实了,还怕什么呢?我忽然有种报复的心里,报复大家对我和茉莉的污蔑,那我就做给你们看!但事实来说,茉莉的确是个吸引人的女孩,学习好,娃娃脸长的可爱,经常有高年级的男生有事没事的从窗口瞟茉莉,但是茉莉一直都是冷漠的。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写小纸条夹在茉莉的书里。茉莉每次都是悄悄的看,看完脸都是红扑扑的。直到有一天,茉莉又在讲台发语文作业本,竟然破天荒的喊了我的名字,我惊讶的走上台去接下了我的作业本。那是茉莉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喊我的名字,也就是那一次,我第一次接到了茉莉的回信,回信很简单,就一句话:“我也一直喜欢你”。我看完后幸福了好久好久。

我们每天都在努力的学习,但是却不停的交换着纸条。纸条里写着喜欢你喜欢我的话。那个学期我真的好幸福。每天晚上都和茉莉一起回家,在路上茉莉一改在学校冷漠的样子,有说有笑,我们打打闹闹的一路追跑着回家去。可是事情没有不透风的墙,终于被同学发现了我们俩的秘密,但是这已经不是什么炸弹了,早已成了一件公开的事,只不过我们才刚刚假戏真做而已。茉莉不怕,我更不怕,甚至后来我们可以当着同学的面传情书。

茉莉给我写的情书每一封上面都有她精心画上去的花,每天一封。就这样一直延续了半年。我把茉莉的情书都精心的攒着,放在家里很少有人动的大木箱底,没事的时候就翻出来一封一封的看看。可是有一天上初中的三姐找东西时无意间发现了那一堆情书。三姐要告诉我妈,我吓坏了。我们家家教很严格,妈妈从不允许我们早恋,更何况我才上小学。要是妈妈知道了,一定会拿棍子打我,我害怕极了,站在那给三姐发誓,保证不再和那个人联系了,并保证好好学习还要拿第一,三姐答应了,也并没有追问那个是人谁,自始至终不知道那个人是茉莉。三姐一再警告我必须和茉莉分手。我想到妈妈的家法棍子就浑身发抖,于是我下定决心和茉莉分手。第二天中午在学校午睡的时候,我和茉莉都在桌子上睡觉,茉莉把一张精心画着花的情书让值班的小组长递给我,自从有同学发现了我们的秘密后,我和茉莉就真的没有再隐瞒,虽然大家都知道了我和茉莉的事,但是还是有很多同学起哄,我拿到情书后,看着不远处微笑的茉莉,我愣了一会后,想起答应三姐的事,于是狠下了心,当着茉莉的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茉莉递过来的情书撕了。那一刻,茉莉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一地的碎纸片,所有的同学也都吃惊的看着我。但是我没有说任何一句话,我转身时看见茉莉眼睛里盈满了眼泪,但是我狠心的转过了身。

我们又回到了原点,彼此不说话,但是此时的茉莉不是冷漠还是真的仇恨我了。后来我借机找老师调了座位,离得茉莉远远了的,彼此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后来渐渐的同学们也都不在议论我们俩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谁都想不到的是仅仅我提出分手后一周,茉莉的妈就因和婆婆吵架而喝农药自杀了。隔着一条胡同,我清楚的听得见茉莉和她哥哥撕心裂肺的哭声。我捂着耳朵不敢听,我怕。早上上学时看见茉莉家进进出出的很多人,大门上悬挂的白布,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着茉莉的家,我赶紧逃之夭夭。一连几天茉莉都没有去上学,我也没见过她。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太阳要下山了,夕阳红彤彤的。这时我在胡同口碰见了茉莉,胳膊上依然带着黑色的孝,头发凌乱着,眼睛肿的老高。她是去胡同那边背草做饭的,茉莉妈死了,家里没人做饭了,自然就是茉莉做。我看着她背着一捆干枯的蒿草从我身边迎面走过,迎着红红的阳光,我看不清楚她的眼睛。她看都没看我一眼,步履蹒跚的走过了我。

从那天起,我就深深的责备着我自己。我认为自己给茉莉带来了无法磨灭的伤痛,从此我更不敢靠近茉莉了。

从我当着众人面撕掉茉莉的情书那天起,茉莉就再也没有看过我一眼,更没有给我说过一句话,即使很多次我们都是擦肩而过。这一晃就是三年。

眨眼之间,我们上了初二,我的下巴竟然不知不觉长出了胡子。而茉莉也长得亭亭玉立起来。那时我们早已不在一个班,但是我们所在的班级恰好对着,而我和茉莉都坐在窗边,又像我们的家一样,只隔着一个胡同,我们经常有意无意间对视,多年之后的茉莉似乎已经不在那么憎恨我,但是眼睛里依然是冷漠。

初二的时候,谈恋爱的人多了起来,每个班都有三五对了。茉莉一直是受欢迎的那个。除了茉莉的学习、长相外,茉莉突然的画画天赋让她在年级里成为众人皆知的尖子生,有很多男孩追求。这时的茉莉渐渐的变了,不在是长发披肩了,而是扎起了高高的马尾辫。竟然整天和一些高年级的男生走在一起,说说笑笑。有几次在校园里和我擦肩而过,不知是否有意,她的笑声异常刺耳。

我心中有愧,从不敢正视茉莉的眼睛。几年里只敢偷偷看她的背影,不敢看她的脸。茉莉的学习成绩早已不复当年,再也没有进过班里前十名。每次较长时间的课间休息都会有几个高年级或者我根本不认识的男孩围在茉莉的窗前,我可以听见他们刺耳的笑声。

一天下了晚自习,已经九点多了。当我们骑着自行车都抢着回家时,路过镇上大集时,忽然前面有很多人停在那,一大排自行车将路都快堵上了。我和同学也不得不停下来。这时才看见远处的大集上似乎围着很多人,同伴们兴奋的喊着有人打架了,各个年级的孩子都围了过去,我也跟着同伴走了过去。好不容易挤到边上一个高地上,我踮着脚向里看去,却赫然看到茉莉站在里面,前面站着四五个高年级的男孩子,好似保护她,而他们对面却是两个社会青年。

其中一个社会青年是个光头,后脖子上隐约可见一些不知图案的纹身。光头傲慢的看着眼前茉莉的四五个护花使者,手里夹着烟吸了一口吐向为首的那个高年级孩子。我知道他叫高峰,简直是初三年级的大哥大。高峰昂着头看着光头。光头说话了:“怎么着,还想当护花使者啊?小子,回去看看你那鸟毛长全了没?”高峰冷笑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回答:“就你?长全了也是个孬!”身后的几个人听到都笑起来。可是站在最后面的茉莉却紧紧咬着嘴唇。光头又吐出一口烟后,用一个中指点着高峰的胸口说让他少管闲事。高峰又笑了一下,突然的出了一拳打在了光头鼻子上。光头没防备,鼻血哗的一下流了下来。光头一下急了跳起来就踹高峰,两个人一下就扭打起来,高峰后面的人和光头的人一下乱哄哄的打了起来。茉莉依然站在那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我不知茉莉怎么纠缠进来的,但是从旁人的口中得知,光头混混看到茉莉后想调戏茉莉,正被茉莉的所谓朋友们遇见,这才有了这么一出。高峰他们人多,光头和那个人虽然比他们年纪大,但是架不住高峰人多,不一会被高峰他们打得鼻青脸肿。正当高峰他们得意时,忽然大集东边开来了两辆摩托车,车上下来了五个人,都是成年人,其中有两个还拿着棍子。在摩托车强烈的灯光下,打架的人们停了下来,都眯着眼睛看来人。结果来的人是光头的同伙。这下高峰他们害怕了,对方人比他们多,还都是成年人,手里还有几根铁棍。高峰几个人被围在中间,害怕的看着对方。光头擦了一下嘴边的鼻血,冲上去踹了高峰好几脚,高峰躺在地上没敢还手,只是用手捂着肚子,痛苦着回头看茉莉。茉莉依然不动,但是手却微微发着抖。光头慢慢的走到茉莉面前,用一根手指托着茉莉的下巴奸笑着问:“那个爷们还出来英雄救美一下?”说着环视了一下四周,包括高峰在内的众人没一个敢说话的。这时茉莉忽然啪的一下打开了光头的手,光头一愣,继而奸笑着走到茉莉面前,突然“啪”的一下扇了茉莉一巴掌。茉莉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着人群这边倒来,人群马上流动到另外一边,而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众人已经退到我身后,我一下鹤立鸡群的站到了圈中,而茉莉就趴在我的脚边。茉莉抬头看了我一眼,很久,很久。这时光头又走过来伸手拉茉莉的手,奸笑着说:“走,陪大哥玩玩去……”茉莉死命的反抗着,一伸手竟然抓住了我的腿,死活不起来。光头急了,冲我喊:“你小子滚开!小心我修理你!”我心里砰砰直跳,可是茉莉的手紧紧的拉住我的腿,茉莉的眼神中充满着期待。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颤巍巍的对光头说:“大哥,你别打她……”话还没说完,光头冲上来就给了我一脚,正踹在我的肚子上,我一下跌倒了。突然间疼痛、屈辱让我愤怒了,我跳起来一下搂住了光头的脖子把他摁倒在地上,我都想不到的是我竟然敢和光头厮打起来。可是马上光头一伙的好几个人冲上来连打带踹,撕着我的头发使劲的拽,我不一会浑身伤痕累累。身上、脸上、头上都火辣辣的疼。就在我疯了一样抱着光头死活不松手时,放学路过的两个老师闻讯赶了来,在魁梧的体育老师呵斥下,光头悻悻的带着人走了。高峰他们怕学校惩罚自然也跑了,人群忽的一下全散开了。最后只剩下我和茉莉。茉莉看着我许久,站在那一动不动。因为用自行车驮茉莉的人吓跑了,茉莉没有自行车,无奈的看着我。我拍了拍身上的土,轻声说坐我的车吧,茉莉没有回答,但是轻轻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回家的路上,月亮依然很亮,没有一丝声响,只有自行车在沙地上留下的刷拉拉的声音。茉莉坐在我的车上,一句话不说,不知是因为颠簸还是什么,茉莉用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腰,我感觉得到茉莉的手依然在微微发抖,过了一会我听见茉莉小声的啜泣着,我不知说什么。最终到家后,我们也没有说一句话。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