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关于爱情

2015-01-11 本文已影响 1.5W人  沐木

表哥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因为事业小有所成,加之自身又玉树临风,因而身边的漂亮女孩一茬接着一茬。可他就是不把结婚提上议题,三十好几了,还是孑然一身。这可急坏了姑妈,她只要一逮着机会就会对我说:“妹娃,你表哥同你关系最好,你说的话他多多少少能听些进去,有机会你也劝劝他,叫他正儿八经谈回恋爱,娶个媳妇回来,也好了了我的心愿。”姑妈边说还边唉声叹气。

其实表哥也曾认真过,记得当年,他刚从大学毕业,便从京城领回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曼儿。曼儿大方得体,对姑父姑妈也是非常孝顺,乐得姑妈整天四处炫耀:“我家曼儿给我买衣服啦,我家曼儿陪我上美容院啦,我家曼儿要同我出去旅游啦。”可时间长了,问题也就来了,有时表哥从处面打拼回来,睡意正浓时又被曼儿拉着出去买她喜欢的东西。清晨起来,表哥还要帮她洗昨晚换下的内衣内裤,表哥倒是乐此不疲,可一向在家相夫教子的姑妈却有点看不下去了,总是趁表哥洗衣之际说:“这些放洗衣机就得了,干嘛还得亲自动手?”表哥乐呵呵地说:“曼儿说了,洗衣机洗不好,衣服也容易变形。”姑妈生气了,嗓门故意提高八度:“那也不知道自己洗啊,要个大男人洗这些东西,像话吗?”

表哥忙说:“妈,轻点,曼儿还没醒呢。”

姑妈更是气不打一个出:“曼儿,曼儿,就知道曼儿,今后可有得你受的了。”

于是,表哥出去做事时,姑妈开始找曼儿:“曼儿,男人在外很不容易,咱做女人的要多体谅,回家就得让他们轻轻松松的。”曼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过后却依然我行我素。

姑妈只得唉声叹气,却又无可奈何。

终于有一天,表哥出去了,姑妈做好了早饭叫曼儿起来吃,曼儿拿起碗喝了一口粥,便吐得满桌都是,此刻姑妈忍无可忍地站起来:“曼儿,你太过分了,我们一家人尽心尽意对你,你倒好,这辛辛苦苦做的早饭,被你这么糟踏。”

曼想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姑妈随之而来的更大的声音掩盖:“你欺负我儿子也就算了,现在还来欺负我,我受够了,你走吧,我们家小门小户的,养不起你这来自京城的大小姐。”

曼儿听了之后,来到房间,准备踩在凳上拿柜子上的行李箱,谁知一脚踩空,啪地一声摔在地上,一股鲜血顺着大腿往下流,姑妈顿时傻眼了,事后一个劲儿地责备自己:“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真是的,我是过来人,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曼儿住了几天院,招呼不打就回了京城,一个月后,表哥也追到京城,可回来时,只是他自己一人,之后,他闭门三天,三天后,就一门心思忙自己的生意了,此后的几年里,给他介绍对象的,主动送上门的倒也不少,他倒好,海纳百川,来者不拒。可最后都变成无言的结局。

架不住姑妈的百般纠缠,我只好答应她劝劝表哥,那天和表哥一起烛光晚餐。趁他喝了点酒,我有意套套他的真心话。

“哥,最近有什么好消息没?”

“有啊,最近我认识了一个漂亮妞儿。”

“这回有戏吧。”

表哥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没戏。”

“哥,你有没有想过是时候找个人成家了?”

“成家?”表哥倒满酒,又一口喝完,“哈哈,那离我太远了,我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起,多自在啊。”

“那你就没想过同你在一起的那些姑娘们的感受吗?”

“她们,不用考虑,我满足她们的虚荣,她们填补我的空虚,咱们各取所需,互不相欠。”表哥晃了晃杯子里的酒。

“你是还记着她吧。”

“谁?”

“还用问我吗?”

“曼儿?别开玩笑了,她现在已是为人妻,为人母了。”表哥苦笑。这回他干脆拿起酒壶,将酒壶里的酒三下五除二全部喝完:“你知道吗?当年我追到北京,她已闪电式地同别人结婚了,我想,也罢,只要她过得好,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可从同学口中,我知道她过得不好,曾被我视若珍宝的公主如今却在别人面前逆来顺受,你说我受得了吗?我找过她,也劝过她,甚至对她说叫她离开那个男人,她和她的孩子我来养,可她却说,她就这样了,还说她过得不怎么样,但我可以找个女孩好好过,只要我好,她就好,可她没想过,她过得不好,我怎么可能好。”表哥有点醉了,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你她妈的过得不好,我怎么可能好。”

我走过去扶起表哥,他已是泪流满面。

他推开我,拿出手机,打了两个电话,一个给他的司机。叫他来接他。一个给他口中的漂亮妞,叫她来陪他。

看着表哥踉踉跄跄的背影,我不知道他还会沉沦多久。

也许,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