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桃花恋(下)

2015-12-27 本文已影响 2.78W人  木南


日子一天天过去,若萱与杨广日益亲密,但令她不安的是,戴玉强对她的热情度丝毫不减。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部队传出了若萱曾与戴国强相亲的事,大家对此事一致看好,弄得若萱很是尴尬。
这天,戴国强叫住了正要回寝室的杨广:“我有事想跟你谈谈。”
军人间的谈话,往往简短且直接。
“你和若萱的事,我都知道了。但请你从现实的角度仔细为她想想,你们适合在一起吗?”
“我知道我配不上她,有些东西也给不了她,可我们之间的事,你就无须过问了吧。”
“你既然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想必你也明白我喜欢若萱……”
“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刘广大步走出了办公室,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他明白这一天总会到来,可没想到这么快。对于若萱,他打心底深深爱着她,但他深知没有面包的爱情终难长久。若萱不懂这一点,而他,需要理智的头脑,尽早结束这段没有结果的爱情。
若萱接到刘广打来的电话:“明天周日,咱们到街上逛逛吧。”
像所有恋爱中的情侣一样,游乐场,服装店,肯德基,电影院…短短一天的时间,若萱已记不清他们去了多少地方。晚上,坐在广场的长椅上,若萱靠着刘广的肩膀。
“真想就这样,一起慢慢变老…”
刘广没说话,只是摸摸若萱的头。
“戴玉强那边,我会跟他说清楚的…”
刘广依旧沉默,只是搂紧了若萱。
刘广不见了,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般在若萱耳边炸开,她愣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来。慌乱中拿起手机,拨号,无法接通,再拨,关机。跌跌撞撞跑进部队,人人都摇头说不知道,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消失了,人间蒸发般。若萱不相信,昨天还在电话中有说有笑的刘广,今天就音讯全无。她冷静下来,静静思索了一会儿,随即站起身,径直走向戴国强的办公室。
戴国强正伏在桌子上写材料,若萱怒气冲冲推门而入:“告诉我,他去哪儿了?”
戴国强抬头看着若萱:“你是说刘广?”
“他到底去哪儿了?”
“对不起若萱,这是秘密,上面有规定,不能说…。”
若萱冷笑了一声:“知道也是你从中捣的鬼,戴连长,你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一定要把它毁坏吗?”
“若萱,我想你是误会了,刘广是自愿要离开的…”
“自不自愿得刘广亲口对我说,我一定会找到他的。顺便告诉你,咱俩之间,永远不可能。”
戴国强怔怔地盯着若萱远去的背影,口中喃喃道:“我对你的情,你怎么就不懂…”
若萱像丢了魂一般在训练场漫无目的走着,此刻她突然憎恨起刘广来,恨他把自己的心偷了去,然后悄悄的离开。恨他离开也不给自己留些什么,好像陌生人一般。
“小冯老师,等一等。”刘广班的一个小战士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我们刚刚整理班长的床铺,发现了这个。”
若萱狐疑的接过一个纸包,上面写着“代我转交冯若萱”
她迅速且颤抖着打开纸包,几片粉红色桃花瓣轻盈飘落,在纸的正中央,淡淡地写着三个字:好—好—的。
若萱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想不到人生中第一次倾尽所有的爱情,就如同这片片桃花,过早的枯萎了。她拾起花瓣,来到后山坡。此时正值深秋,树上光秃秃的。是啊,人都不在了,还要这漫山的桃花做什么。可若萱偏偏不是逆来顺受的女孩子,她不想自己的爱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夭折。是的,她不甘心,她觉得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找到刘广,当面问问他为什么悄无声息的离开,哪怕结果是…若萱吸了口气,不敢往下想去。
父母对所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看若萱一脸忧伤的走进家门,迷惑不解。母亲一路小跑追进卧室:“怎么了姑娘?工作不顺心了?还是跟戴国强…”
若萱听到戴国强这三个字,不由得怒火中烧:“别跟我提他好不好,一个字也不要说。”母亲识趣的退出房间,转身对丈夫说:“八成是跟戴国强生气了,没事,年轻人都气盛,过两天就好了。”若萱的父亲接起:“姑娘都让你惯坏了,跟谁都敢耍脾气。”母亲厌恶的皱皱眉,心想还不一定是咱俩谁惯的多呢。
整整两天了,刘广都没发来一丁点儿消息,看来他是铁了心要跟我一刀两断呀。不过若萱这两天可没闲着,她偷偷从别人那儿打听来了刘广的家庭住址,并买好了到那儿的火车票。晚上,爸妈在客厅看电视,若萱走到跟前。
“爸,妈,我明天要出趟门。”
“去哪儿?干什么?”爸妈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发问。
“我同学,孙丹结婚,我去参加婚礼。”
“哦,就你大学时那个要好的姐妹呀。恩,去吧,跟单位请好假。“母亲说。
若萱点点头,转身欲回屋,母亲依旧喋喋不休“你瞅瞅,这同学一个个都结婚了,你也抓点儿紧,也让妈早安心。别跟小戴生气了啊,哎,他这两天忙吗?你带上他一起去吧。”
若萱扭头苦笑:“妈,这次还是算了吧。”
第二天一早,父亲上班去了,母亲上街买日用品,临走时叮嘱若萱等他们回来以后到车站送她。若萱嘴上答应着,可爸妈前脚一出门,她后脚就出发了。从小到大一直顺从着您二老,这次,就当我头回叛逆吧。若萱这样想着。
列车轰鸣着驶出了小城,凝神看着窗外,若萱不知道在前方等待她的会是什么,她能不能见到刘广,见到他是一个怎样的景象,他又会给自己一个怎样的答复…一切都是未知数。


火车行驶了一天一夜,这期间父母打来了无数电话,若萱都关掉了,她发短信说路上信号不好,手机也快没电了,自己一切都好,请他们放心。母亲很快回复,还嗔怪自己没等她回来送送她…若萱没再理会。
随着一声长长的喷气声,列车抵达了另一座城市,但这里并不是刘广的家,要想到他家,还得坐汽车到县城,再想办法到村子里去。若萱圩了口气,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独自走过这么曲折的路呢,她甚至有些佩服自己的勇气了。
又一路颠簸了近一天,到村里时已是黄昏。若萱不顾旅途劳累,下车便逢人打听刘广家的住处。好在村子不大,几乎没费什么周折,若萱便走到了刘广家门口。
这是一座独门独院的房子,裸露的砖头显示出它的苍老,窗户却擦的干干净净。院子里堆放着新摘回来的玉米。几只鸡在院中闲逛,不停地低头啄米。一头猪在猪圈中哼哼唧唧,四处拱着泥土
若萱走进院子:“请问这是刘广家吗?”说完这话,她心中突然狂跳不止,她多想出来的人是朝思夜想刘广啊!若萱需要一个理由。但她又多想那个人不是他啊,临近见面,内心却多出阵阵恐慌。
有人应声出来,是刘广的母亲,这位与自己母亲年纪相仿的女人,经过地里的风吹日晒,显得苍老许多。她和善的笑着,问若萱是谁。若萱踟蹰着说自己是刘广的朋友,来找他有点事。
“哦,他在地里干活呢。这次说回来休假,可整天闷头不说话,也不知是怎么了。你进屋等等,他就快回来了。”此时的若萱虽满脸尘土,可仍掩盖不住她俊俏的模样和城市女孩儿的气质。刘广的母亲笑盈盈的把她迎进了屋,对于他们俩的关系,这位农村妇人已猜出了八九分,她一边为若萱的到来欣喜不已,又暗暗责怪着自己的儿子:这么好的姑娘,丢下人家回来干什么,真是头倔驴。
屋内设施同样陈旧,但却被打扫的一尘不染。若萱注意到墙上挂的照片,是刘广小时候,和弟弟妹妹在一起。那憨憨的样子令若萱忍俊不禁。这个让自己既爱又恨的男人啊,究竟能不能给她一个结果呢?
刘广的母亲坐在若萱身边,与她唠起了家常,主要还是谈刘广,老人家絮絮叨叨的说:“刘广这孩子,打小不爱说话,地里的活却是一人顶两个的干,他脾气倔得很,什么事情一旦拿了主意,别人很难说动。所以姑娘,他要有什么事惹了你,还得你多担待,刘广做事呀,一根筋…”
门外传来脚步声,刘广的母亲和若萱站起身。真的就要见到他了,这一刻,不知是欣喜,还是恐慌。
在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两人同时为见到彼此深深吃了一惊。在若萱看来,刘广的肤色比在部队时更加黝黑,眼窝深深地凹了下去,背似乎有些驼了。脱去军装的他,此时的样子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可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若萱都能一眼认出,对于自己的初恋,她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此时的刘广更是张大了嘴巴,完完全全的愣在那里。他以为只要自己离开她,不再去联系,她会像当今社会上绝大多数的女孩子一样,伤心两天便淡忘了,毕竟两人从相识到相爱不到半年,分开后还迟迟不能相忘,并千里迢迢苦苦追到他家。刘广认为,这不可能。
可事情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打了他个措手不及。是的,他之前低估了眼前这个女子。
还是刘广妈打破了已被定格了的场面。她招呼儿子:“你怎么才回来,让人家客人好等。来来来,都坐下,你们聊,我去做饭。”
若萱反应过来:“阿姨您别忙活了,我们出去说。”随即匆匆走出了门。
刘广依旧愣神儿,刘广妈忙推他:“快去呀臭小子,还愣着干嘛?快点儿快点儿,学精吧点儿。”刘广苦着脸:“娘,你不知道…”话还没说完,便被推出了门。
若萱在前面走着,刘广在后面默默跟着,心乱如麻。走着走着,若萱突然猛地回过头,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随后,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无声的流了下来。
刘广的心紧紧一抽,若萱这样的落泪比她之前的哭闹更让他难以应对。眼前这个无数回出现在他梦中的姑娘,他离开后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的姑娘,一颦一笑都让他牵肠挂肚的姑娘。此时就站在他面前,以一副受了委屈,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他时,他只觉说再多话都是多余。冲动下,猛地抱住了她。若萱哽咽着,口中喃喃:“你怎么忍心,把我丢下…”刘广无言以对,唯有抱得更紧。
在两人一生中最甜蜜的日子里,若萱家中却闹得鸡犬不宁,只因戴国强来到她家,向父母全盘说出了若萱和刘广的事,并推测说若萱很可能是去找刘广了。母亲惊慌失措,百般曲折联系到孙丹,证实了戴光强的猜想。她变得怒不可遏,发誓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倔强的丫头,放着门当户对的人家不找,偏偏上赶着跑到乡下农村去追一个穷小子,还为了他不惜撒谎,违背父母,简直是要反天了。
在父母不停地电话催促和刘广一再的劝说下,若萱决定先回家,但她要刘广答应她,等把地里的农话干完,休假一到就回队里。刘广点点头。其实他心里明白,上级的命令是休完假到另一个地方工作,那座小城,他是回不去了。可如若抗拒命令,会受处分。他不愿给家人抹黑,他是家中长子,身上的任务很重,家庭现状也不允许他做出任何出格的事,他必须要优秀。至于若萱,只要有戴国强在,他们之间就不会有结果。天真的丫头还只会随心去做事,恋人和爱人的关系,她还不能分清。


若萱回到家,迎面便挨了母亲一巴掌。母亲痛骂不止:“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和你爸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供你读完研究生,帮你抬高身价,还不就是为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想你将来有好日子过。你倒好,放着家境,工作优越的戴国强不跟,偏偏偷偷跑到农村去找那穷小子,早知道你要求这么低,还费那么大劲上学干嘛,初中毕业就跟着他回农村种地得了…”
看来父母已知道了一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若萱抬起头:“爸,妈,我喜欢刘广,我就要跟他在一起。”母亲被她这句话气得什么也说不出,捂着胸口走开了。父亲接话:“你也长大了,很多事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爸爸只是想告诉你,一段长久的婚姻,光有爱情是远远不够的…”
若萱依旧每天去上班,只是心中时时牵挂着刘广,盼着他早日回来。只等他一回来,再大的困难若萱都不怕了,她就是要和他在一起。旁人再反对,她都将始终坚持自己的想法。若萱相信,只要心中有爱,彼此牵挂,前方,就是幸福。
这天下班,若萱走出教室,远远看见戴国强正向自己走来。对于他,若萱没什么好说的。 刚打算回避,戴国强招呼她:“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两人并排走着,若萱头也不扭的说道:“戴连长,有什么话你说吧,我还有事。”
戴国强悠悠地说:“刘广…没和你说吗?他…不会回来了…”
若萱心里一惊,瞪大了眼睛瞅着他:“不可能,你胡说。”
“他没走之前文件就下来了,休完假,他会被调往别处。”
“你还是不会告诉我他去哪儿了,是吗?”
“是,这是规定。而且我想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决定,没有人强迫他这么做。”
若萱把头痛苦的扭向一边,不愿再听下去。
戴国强依旧不停嘴:“若萱,你好好想想,刘广真的像你爱他那样的爱你吗?他要真心喜欢你,会要求被调到别处吗?在你追到他家时,还忍心欺骗你说他会回来吗?在他心中,只有争不完的荣誉和军功章,也为了这些,才狠下心来一次次的伤害你…“
若萱抱头痛哭:“求求你别再说了,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戴国强趁机将她搂入怀中:“是不是那样的人,你一个小丫头怎能看出来…”
没等他说完,若萱就猛地将他推开,哭着跑开了。
整整一个星期了,刘广杳无音信,他的消失再次证明了戴国强的话。这回,若萱真的失望了。
母亲让她忘掉过去,赶紧把和戴国强的关系确立下来。若萱只觉得可笑,就算刘广真如戴国强说的那样,他们两人之间,也绝无在一起的可能性。
日子一天天过去,若萱想着刘广,泪水常在眼眶中打转。对于爱,她已慢慢死心。现在的生活令她感到厌倦,心想的人见不到,不喜欢的人却时时出现在眼前。是时候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了,若萱这样想着,打开电脑,进入她以前常登陆的大学生支教网站,郑重的填写了报名表…
支教的日子是辛苦而快乐的,刚来这里有些不适应,可慢慢也就习惯了。若萱没有城里女孩儿的娇气,她踏实肯干,爱这里的孩子,爱他们的朴实无华。放学后,若萱自愿担任起送家远的孩子回家的工作。她领着孩子们爬上山坡,看着远处灿烂的晚霞,会想起他。不知那个给了自己无数欢乐和刻骨铭心爱情的他,现在,过得可好?


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地震,若萱以为她就会在这山里,默默耕耘,直到老去;以为刘广在她脑海中的印迹,只是一张憨憨的笑脸。可一切,都在那场横祸中改变了。
地震发生时,若萱正领着孩子们在户外活动,万幸的躲过了一劫。灾难发生后,她安抚好孩子们,就赶紧加入到抢救学校设备的队伍中。几个小时内,武警战士和当地很多志愿者纷纷赶到,大家抓紧时间寻找失踪者,照顾受伤者。在若萱的记忆中,这恐怕是她经历的头一个自然灾难了,但她临危不惧,且不说上学时参与了无数回地震演习,就算生命真的就此结束,她觉得也没什么遗憾了。
若萱忙得团团转,再加上周围孩子们的哭喊,何时播放的余震警示,她没有注意。
“轰隆”一声,大地又开始震动,若萱心里一惊,正准备蹲下,猛然看见她的学生—吕晓华跑进了濒临倒塌的教室。“晓华,危险啊!”若萱不顾一切追了上去,冲进教室,灰尘簌簌得落下来,若萱剧烈咳嗽着,紧紧拉住了一只柔弱的小手…
“房子就要倒了,还跑进来干什么?”一名武警战士冲进来,喘着粗气说。
若萱赶紧拉着孩子往外走,快到门口时,她不经意的一抬头,登时愣住了:“刘广?”
刘广也一愣,刚要开口说什么,地面猛地一震,刹那间,房子轰然倒塌。若萱只感觉一双强有力的手,用尽力气,把她和孩子推了出来。
“不要,你一定得活着…”若萱已哭成泪人,费力搬开压在刘广身上的砖块。刘广仿佛听见了若萱的哭泣,慢慢睁开眼睛,看到若萱的第一眼,他笑了。
若萱紧紧握住刘广的手,抽泣着:“什么时候了,你还笑?”
刘广费力的说道:“一…直…觉得…对不住你,后…悔呀。等…等下辈子,一定…好好…爱…你…”
若萱痛不欲生“不行,不行,我不干,我要你好起来,再也不离开我。”
刘广还说什么,已听不清,若萱努力把头凑到他耳边,隐约听到三个字:
“好—好—的,好—好—的…”
救护车飞驰而去,若萱想不到,这,竟是诀别…


新盖起的教室传来了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若萱走到窗前,看着天边炽热的红霞,心中默念:下辈子,等你爱我…
山那边的桃花又开了,阵阵清香送来动人的情话:
“你像桃花一样美”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