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而我却不经意惹了你

2020-01-09 本文已影响 2.68W人  无问西东

一个人的旅行,无他,只是为了疗伤而已,报旅游团是不想为任何琐事操心,完全被导游安排,一路上睡得迷迷糊糊,晕的七荤八素,陌生的人群中,卸掉了所有伪装,烟雨江南成为一幅水墨长卷,在我眼里,没有色彩,了无生机,只有漫天的细雨和我此时的心情共鸣。

平江路古文化一条街,大家都开开心心地去游览,我挑了一间咖啡店闲坐,这家咖啡店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叫做“第37个故事”,江南的雨总是缱绻多情的,粘了窗户却并不模糊视线,我斜睨窗外意兴阑珊,不经意间撞上雨中的一双眸子,貌似有些熟悉,懒得想,这遥远的千里之外,总不会有我认识的人吧?

上了车,旅游大巴的最后一排坐着那个眸子的身影,原来是我们的团友,其他人都是拖家带口,男女老少,熙熙攘攘,只有我们仿佛都是孑然一身。

苏州河畔,雨依旧下得分外缠绵,雨丝和着我的泪水一并潸然而下,柔软的江南看来终是治不了情伤,一把油纸伞撑起,一方洁白的手帕伸到我的面前,我固执地没有接,推开他的手,沿着青砖铺就的石板路缓缓走入雨中,请原谅我的没有风度,但是没办法,现在的我根本就是一个浑身戾气的刺猬,走得远了,我回首望去,那撑着油纸伞的身影兀自矗立在烟雨蒙蒙中,我莫名地扬了扬嘴角,不应该是戴望舒笔下的姑娘才该有的样子吗?

行程的最后一站,木樨香轩,留园一座有名的建筑,青砖黛瓦,水榭亭台,那双眸子递给我一封信,我疑惑着不接,是皓让我转交给你的,瞬间我想起,难怪这么熟悉的眼眸,眼前人是皓的大学同学,若干年前,我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我正是初恋的少女心情,只记得他酷酷的、话很少的样子,深夜的客栈,我抚着信,熟悉的笔迹写着 “我的错,对不起!”,初恋就这样在背叛的阴影里结束了。

翌日回程,团友们相互告别,那双眸子就那样看着我,静静地不说话,我喉头发紧,感觉必须要说点什么:“秦深,谢谢你!”他的眸子亮了亮,递给我一张名片:“想起我了,一起走吗?”,我微笑着拒绝,作别了秦深,我驱车去了皓的单位,将那封信放在他的面前:“不解释一下吗?”

皓的嘴角有伤痕:“是我对不起你啊,秦深为你抱不平,放心不下,也去报了旅行团,我就请他把信一并带给你!”

我轻轻地握着那张浅兰的名片,有淡淡的香水味道,烟雨惹了江南,而我却不经意惹了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