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其实我爱你(中)

2018-05-06 本文已影响 2.98W人  烟火

三、情书

转眼已是初中二年级学生的林小悦,早已是全校公认的校花,娥娜多姿的身材再配上一头长长的黑发加上腼腆而内向的性格,“冷美人”的绰号似乎也来得并不冤枉。

在上课钤响前二十分钟,林小悦照常准时赶到,她走到自己的课桌前,刚想放下书包,发现课桌底下躺着一个粉红色信封,她心里很清楚,肯定又是哪个男同学写给她的情书了,对于这样的信她早已是司空见惯。她把信拿起来准备丢掉,一行漂亮的草书字引起了她的注意。好漂亮的字。她不由在心里暗自称赞,决定破例打开来看看。

认识你的时候

  也就刻下你的名字

  问青山思念几许

  岁月有多久

  记忆便有多久

  何必幽径谈画

  你就是一幅丹青

  何必月下吟诗

  你说是一首蝶念花

是一首情诗,下面的署名是张子星。她的脸颊突感滚烫。想起刚来不久的那个男同学,高高的个子,梳着七三分的头发,穿着时尚,从他刚来这里读书的第一天,她就认出他来。

她缓缓地打开记忆的闸门——那天放学,她从正在修建的公路旁经过,迎面有个踩着最新式赛车的男孩,带着一种艺术家的气质,眼神无比忧郁,她当时心里想,这个人为何如此忧郁?假如我能认识他的话,我一定要拯救他。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那么巧,这个忧郁的男孩后来竟然会转学来到这里读书,而且刚好又与她同一个班级。看着这首用草书写成的诗。果然很有才华。她心里想,忐忑不安地望着信纸出神。

正在发呆的林小悦后背突然被人用笔尖捅了一下,她狠狠地转过头瞪了他一眼,不理睬他。

对于坐在她后面的这位邻居,她已坚持不同他说话好几个月了,那是她刚开学的第一天,在老师分配坐位点名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一个尘封已久的名字——马行日。当她愣愣地看着他这个邻居时,小时候的点滴一时全涌上来,当马行日兴高采烈地叫着她的名字时,她似乎想起什么,转头不理睬他。

坐在后面的马行日可不这么想,他拼命学习为的就是希望能考上市里的重点中学,期盼有一天能在那里同她相遇。想不到真遇上了还成了她的邻居,怎么能让他不高兴呢?可无论他在这几个月里对她百般讨好,她始终对他不理不睬,现在看见她看信看得脸颊发红,不由心里急不打一处来,于是用笔后尖去捅了她一下,谁知道竟遭来白眼。

四、表白

张子星开始疯狂地追求林小悦,每天一封情书似乎成了家常便饭,林小悦在他优美的情诗里开始感到昏陷,不得不被他的才华所折服,但每次张子星来约她一同外出时,她总会带上好朋友许鹿,三人同行在校园里成一道特殊的风景。

马行日看见林小悦手挽着许鹿,旁边跟着个张子星有说有笑地在操场上散步,心里感到一阵无从言表的疼痛,他决定要找林小悦好好谈一谈,即使再遭来白眼也无所谓。他紧紧地屋住拳头,望着那远方熟悉的身影。

晚自习时,马行日走到正在写作业的林小悦身边,突然捉住她的手就往外走,她被他坚定的眼神摄住,顾不得挣扎,竟鬼使神差地跟着他走。他拉着她来到教室后面的一颗榕树下放开她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漂亮的灰色鹅软石放在她的手里说。

这是我最心爱的鹅软石,它迟到了四年,不管你信不信,四年前你告诉我你要离开时,我赶着回家就是为了拿它,我想把它送给你做个纪念,谁知道跑得太快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折了右脚,等我伤好后再去找你时,你们已经搬走了。

他又从裤兜里摸索出一张已有些许泛黄的画。你看,这是你送我的画,我一直都带在身边,这是你,这是我,还有这一棵是我们的枇杷树。他指着上面的小男孩,小女孩和一棵树说。虽然枇杷树已经被你拨掉了,但我相信它一直都长在你我的心里,小悦,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你知道吗?

他激动地握住她的肩膀说。不要不理我,小悦,你知道吗?我拼命读书就是为了能考上市重点中学,希望有一天能再见到你。他望着她的眼睛非常郑重地说。小悦,我们交往吧,小悦。他急切地望着她,希望能从她口里得到准确的答复。

然而等了许久,她只是底头望着地面,始终一言不发。她慢慢地垂下手,转身。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自讨没趣的了。她听到他的话忙抬起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两行热泪悄无声息地划过两颊。

五、回避

转眼间初中生活已经结束,随之而来的是紧张的高中生崖。林小悦感到心烦意乱,开始厌学,特别是每次看到两个大男孩为她针锋相对,她辍学的念头都有了。

难得一个安静的星期天,林小悦决定要用今天好好把前一段时间缺少的睡眠全补回来。铃,铃,铃……一阵不合时宜的电话声打破这宁静的早晨。她拿起电话一听,是张子星。

自从马行日同她表白过后她便开始回避他,将他的甜言蜜语与情书送入抽屉,不予理会,久而久之,他对她的高傲也开始感到厌倦,已有一阵子没有联系了,怎么这时候突然又打来电话了?喂,小悦吗?我是子星。嗯,知道,有什么事吗?她淡淡地问。

子悦,我妈妈刚刚检查出来得了癌症。她听到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底底的哽咽声。小悦,你能来看看我妈妈吗?我在她面前经常提到你,她很想见见你。她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此刻的电话筒竟显得异常沉重。电话那端开始传来一阵压抑的呜咽声,电话续而被挂断。

张子星的妈妈。林小悦在脑子里迅速地回想,似乎曾听别人说过,他家里条件很优越,而他的妈妈同他一样是个很时尚的人,长得很漂亮,人称“西施”。她躺在床上,同张子星的认识与纠缠,如电影般重新回放。

她不得不自认,她喜欢他的能说会道和每日一新的优美情书,特别是他那帅气又时尚奔放的性格曾经在她心里激起无数浪花,可是为何马行日的话让她感到心里一阵疼痛?一想起马行日,林小悦就想到那次他表白后转身失望的背影,那时候她差点就开口说“好的”,但心里总有着太多的顾虑,比如年龄,还有她高傲如公主般的自尊心。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意已全消。

半个月过去,林小悦始终回避张子星,而好朋友许鹿却在这一段时间里事无巨细地照顾张子星的妈妈。一个多月过后,张子星母亲过世的消息在校园里疯传。

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张子星,再看见他时,他牵着好朋友许鹿的手迎面走来,四目相碰时,她是眼里充满了恨,她心里五味杂陈,假装没看到他们,擦肩而过……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