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爱情文章

江南

2015-07-28 本文已影响 8.76K人  张子琰

此生若情长,花落人亡,短亭短,长街长;

良辰美酒,红颜娇,怎又知西厢外桃花?

--------题记

心里有个人放在那里,是件收藏,如此才填完了生命的空白。正如在过去那些浅薄无知的伤春悲秋之中,我写不下归期,只能冷暖自知,再自知,再自知,自知到灵魂的深处去孑然独立,在这漫长的路途中一直跑下去,跑向无谓的投奔。

濛濛细雨,是这座江南古城一道狭长的风景,在青石街板的颤颤巍巍之下,走过多少年迈的足迹,仿佛追溯着它的历史,多么令人深思和好奇的痕迹。马致远那一首"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意境,又有多少孤独的影子能够感同身受。

灰砖黛瓦,白墙故亭,半城山,半城水,在这座城市的灵魂深处,是两千年来无尽的执着和欷歔。碧波万顷,轻舟微荡,次第而开的水纹写下了多少一笑而过的沧桑。

是的,当我们的憧憬里融合了微不足道的青涩,正如看似青春的娇容,也不会再有漫长而不止的继续。当垂柳留下它固有的清新,那是一道划过伤口的芬芳,宛如女子轻盈的卓姿丽影,把古老的文化埋在时光的沙漏里。

黄昏雨下,屋檐的斜影晃动着,如一泓清泉枕在梦里,望着无尽的黑夜,勾起往昔那一纸的柔情,翻开粉红的素笺,为你写下的每一页诗篇,在一掬清澈的回忆中任我摆渡。往事如烟,可墨染的字里行间不会随着流逝的时间而被搁浅,等待着爱情花绽放的星空,是深邃无际的幻想,忧郁的心绪在写意的画屏里着色欢喜。

是谁的心弦触动了回音,欲将心事付瑶琴,弹拨一段苦涩,勾勒一花一草。于是,看那池塘里晶莹剔透的露珠吻过夏荷,就像一场相思的帷幕里,那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想着你,正如因为是你,那些关于你的话题,能不能随风散去。偎依窗前,想象着你的笑颜在那空山密林里呼吸,在那袅袅炊烟里飘逸,你的心声,你的思绪,你的梦想,你的曾经,将一份幽静妖娆的冷萧枯笛,吹向灵魂深处。我隐约听见雨后寒蝉鸟鸣,戛然而止的空气,换来一阵叹息。

如果可以穿越青山绿水,穿越江南烟雨,想你的心情,在城墙楼阁处眺望,在蝴蝶扑哧中忽沉忽浮,曾看过笔者的一段话:李白笔下的"霜钟",一口钟,兀自悬空,无人来敲,它抱着动听的声响,缄默着走进深秋;夜来,有霜飞至,轻灵的霜针一枚枚投向钟体,它于是忍不住鸣响起来,响彻山谷,响彻云霄。或许正是这样一种细腻和透彻,才能让光和影的罗曼娓娓道来。

有人说,"赏荷者,必是懂荷之人,懂荷者,必是如荷之士。"每一段心声,每一句言语,或许都无法表达我的心境,一路走过,连成悲伤的千纸鹤,放飞在灰蒙蒙的云朵里,随它而去。画一幅水墨丹青,渗进墨香的剪影,然后悬挂在年华深处,留给世人一段期许。

当你成为别人的风景,消失在江南的古镇里,只是,你若缺席,我的世界该怎么继续?当回忆变成曾经,当世界都是幸福的暗影,你在哪里?而我却在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

最新文章